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飛天魚-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一拳收拾看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道:“九尧始祖没有留下自己的始祖尸身吗?居然夺舍一个尸族后辈!”
“什么始祖,皆是后世修士吹捧罢了!便是本座身前最巅峰的时候,距离始祖都差了十万八千里,遥不可及。”
阊郃显然是觉得,眼前这个天资纵横的年轻人,有资格与他对话,显得很健谈,道:“当年倒是留下了尸身,做了一番布置。可惜,沧海桑田,那座禁域不知湮灭在了什么时代,尸身早就被毁掉了!”
“三煞帝君找到了当年那具尸身的部分神灵物质,培养出了阊郃,本座这才有了再活一世的机会。”
“可惜阊郃的资质有限,本座这一世的成就,注定高不到哪里去。”
张若尘道:“阁下昔日何等辉煌的成就,何必要降临到这个时代?”
“若有再活一世的机会,你争不争?”阊郃问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懂了!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谁都不甘心。长生不死的执念,存在于每个人心中。但,你来到了这个时代,就要做好承受一切可怕后果的心理准备。你的一生修为感悟,对当世无量而言,宝贵不可言。”
阊郃道:“资源之争,恒古存在。地狱容不下天庭,死灵容不下生灵,今人容不下古人,唯有不择手段,活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好一个不择手段!这就是你说服自己,与量组织合作的理由?”
张若尘不是没有想过收服一些古之强者为己用,提升剑界的实力。
但,这些古之强者的残魂,出现得太诡异!
按理说,他们就算残存了下来,也只能隐藏在离恨天的一些角落,无法降临到真实世界。
天地规则改变,他们才有了降临真实世界的机会。
关键在于,天地规则是因为天地的意志而变得吗?天地有意志吗?天地规则还会有别的变化吗?
说到底,这些古之强者的残魂,与傀儡没有区别,只是量劫到来前,某种力量用来祸乱天下的工具。收服他们,等于是将一颗颗定时炸弹放在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反噬。
“像我们这种人,得先求生存,再求远达,至于理想和愿景早已死在了上一世。未来如何,也得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后,才有资格考虑。张若尘,借你地鼎一用,我要改命!”
阊郃脚下尸气万里,岺九尧的高大虚影在他身后显化,直接发动神魂攻击。
这是他的优势!
“借你神魂,助我修炼。你借吗?”
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太极四象显化出来,挡住阊郃的神魂攻击。
“那便战!”
阊郃跃起,出现到上空,一脚向下踩去。
空间凹陷,强横的神力,不断下压。
张若尘一剑斩出迎击,在挥剑的同时,尚有闲情看向血叶梧桐和无极天皇的战场。
发现,无极天皇竟然在急速遁逃,已经消失在虚无世界。
无极天皇的那只罗盘,和他的一身修为感悟,在张若尘看来,价值远远超过阊郃。
“走!”
秾李夭桃 闲听落花
张若尘将小舟上的木灵希和宫南风收入太极四象图,安置在少阴“玉树墨月”下。
无月穿一身宽大的黑袍,站在玉树下方,没有理会震惊的木灵希和宫南风,道:“这个阊郃不足为惧,厉害的是绯玛王!”
张若尘在虚无世界中飞行,追血叶梧桐和无极天皇,道:“绯玛王被虚穷缠住了,短时间内,脱不了身。”
无极天皇不断撞破虚无世界,穿梭在三途河的一条条支流之间,并非是慌不择路,反而方向很明确,像是要将血叶梧桐和张若尘引去某地。
“阊郃追上来了!”无月道。
张若尘并未放慢速度,而是以神念,激发空间力量,在身后凝聚出一道道空间极壁。
阊郃撞破这些堪比一座大世界的厚度的空间极壁,追的很紧,道:“若尘神尊年少始祖,战力在本座之上,为何却不留下来一战呢?”
“我怕绯玛王!所以,我得赶在她追上来前,将前面那位收拾了!你若继续追,我不介意,连你一起收拾。”张若尘道。
阊郃没有停,道:“若尘神尊年少气盛,未免太小觑我们这些老家伙了吧?”
“动手吧!”张若尘道。
站在玉树下的无月,黑色长袖一掀,大量神符从袖中飞出。
“嘭嘭……”
阊郃来不及闪避,陷入符雨中。
一枚枚神符爆开,犹如无数神源炸裂,将阊郃的尸身打得裂痕一道道,落下碎肉和残骨。
“好厉害的符道神师!”
阊郃立即撑起神境世界,演化防御神通,一连抵挡了六七个呼吸的时间,神符才全部化为灰烬。
他的尸身神躯,已是千疮百孔,残破不堪。
再向张若尘望去,哪还有影子,已不知逃到了多么遥远的空间秘境中。就连残留气息,都被那位神秘的精神力强者抹去。
“你们逃不掉。”
阊郃停在原地,重聚尸身,眼神凛然慑人。
……
张若尘激发出始祖靴的力量,出现到无极天皇的前方,站在三途河的一条支流的水面。
“啪啦!”
距离水面大概百丈的位置,空间破开,无极天皇刚刚从里面冲出,就看见了拦截在前方的张若尘。
没有给他半分思考的时间,张若尘挥剑横斩出去。
剑气如月牙,剑意冲九天。
无极天皇慌忙间,撑起罗盘,挡住剑气。
但,身体依旧倒飞出去,坠入虚无世界。
“张若尘,就你跑得快是不是?休想从我这里抢人,他是凤天的。”
血叶梧桐从后方攻出,天蓬钟狠狠落到无极天皇身上,将其打得飞出虚无世界,坠入三途河的支流。
无极天皇和阊郃不一样。
這份溫存 在子宮之內
他夺舍的,乃是自己上一世的尸身孕育出来的新灵。因此,肉身非常强大,但神魂却不算强。被天蓬钟击中,神躯竟然抗住了,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伤势。
张若尘道:“若非有我在,他都已经逃走了!而且,灵希和宫南风多半会落入敌人之手,这么大的过失,你还是想想该如何向凤天解释?”
丢下这话,张若尘收起神剑,跳进三途河支流,与无极天皇近身搏击了起来。
“嘭嘭!”
贗 太子 飄 天
三途河支流崩塌,周围空间破碎,变得混沌缥缈。
张若尘戴着麒麟拳套,引动拳套上风雷珠、地雷珠、钝空石的力量,只是一拳,就将无极天皇的头颅打得裂开。就像是葫芦出现一道缝,不断涌尸血。
雷电之力,透过尸身,创伤了无极天皇的神魂。
“还真是够硬!”
张若尘见自己这一拳,居然没有将无极天皇的头颅打爆,心中略有几分失望。
无极天皇被镇压到了太阳“幻灭星海”中,张若尘将那个罗盘取走,拿在手中研究。
“轰隆!”
无极天皇浑身燃烧,施展出一种禁术,战力瞬间攀升一倍不止,撞破幻灭星海中的一颗颗星辰,沿着三途河,向上游遁逃。
“神魂都被重创,还这么厉害的吗?”
张若尘刚想要追,忽的,就见虚空中,一座星辰一样巨大的神塔落下,将无极天皇镇压到了塔下。
“轰隆!”
神塔快速变小,但落地后,还是天地震荡,时空不稳。
张若尘立即将罗盘封印,藏了起来,拱手行礼:“拜见凤天!”
血叶梧桐也连忙行礼。
凤天站在赤染塔的顶端,白衣无瑕,手指轻轻挥动。顿时,一块块血肉,从她背后的命运之门中飞出,落到张若尘面前。
张若尘看了看,有三煞帝君的头颅,也有奇瓦达母神的爪子,一共十多块血肉,皆被命运神光镇压。
这些残碎血肉中,蕴含的神性力量和神魂念力依旧强横,在与命运神光对抗。
张若尘心中掀起巨浪,道:“这两位量皇被凤天斩了?”
凤天冷哼一声,显得极为不满,道:“本是有机会用分尸法斩掉其中一位,但你跑哪里去了?你当时若跟上来,岂会是现在这种结果?”
张若尘无语。
这还怪他了?
不过,看眼前这情况,三煞帝君和奇瓦达母神就算逃走了,伤得也不轻。
同样是诸天级,凤天显然胜过他们许多,不在一个层次。
凤天目光从张若尘身上移开,望向这条三途河支流的上游,神念探查出去。只见,千万里外,出现一座禁域。
那里漆黑而阴沉,笼罩着一股未知之力,以她的神念,都无法洞悉禁域内部的乾坤。
那就是无极天皇逃亡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