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劍仙在此 起點-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刺客分享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自己这次闭关,过去了多久时间?
如果超越三天,那之前的计划,可就都完犊子了,想要‘帮助’花舞剑也来不及了。
他连忙招来家中仆人询问。
今日正好是第十日。
还来得及。
他取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搜索一番。
“嗯?”
林北辰的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这个暗影道刺客【刺蝶】,今日竟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
……
嘭。
砰砰。
数个精致的瓷器古物被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摔的粉碎。
“废物,都是废物。”
花舞剑暴跳如雷,正在呵斥责骂属下。
虽然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能够完成任务,但十天的期限眼看着就要过去,动用了如此大的能量和资源,到最后竟然连【刺蝶】的一根毛都没有查到,没有丝毫的线索,这简直就是个巨大的笑话。
传出去,他的威信将会大大降低。
被顶头上司花秋夜必定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几个下属被砸的头破血流,但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也不敢说话。
正这时,林北辰到来。
“大哥,你这是……”
林北辰挥了挥手,示意几个下属都撤下去。
花舞剑看到是林北辰,稍微压了压怒火,道:“你这几天去做什么了?”
林北辰连忙道:“服用了【补天丹】,效果惊人,压制不住体内的气息,不得已闭关修炼……大哥,你这边还没有线索吗?”
花舞剑心中烦躁,谈了一口气,道:“你突破了?”
林北辰道:“突破了。”
两个人说的字相同,但代表的境界,却绝对不同。
说了句恭喜之后,花舞剑又咬牙切实地道:“这次任务是完不成了,得另想办法在族内的诘难庭上过关。”
林北辰语言开导道:“十天之内,要抓住一个特法局高层数月都抓不住的帝境刺客,本来就是强人所难,就算是传出去,大哥你也不丢人……不如这样,别想这些事情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咱们兄弟两人好好喝一杯,放松放松。”
花舞剑摇头,道:“哪里有心情啊。”
林北辰直接拉着他,就往外面走,道:“心情是调整出来的,大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尊空对月,不要愁眉苦脸。”
花舞剑哭笑不得。
他这些日子,的确是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一直都很劳累,眼见着任务说什么也完不成了,最终也就任由林北辰拉着,出了特法局办公楼。
片刻后。
两人来到了鸿鹄酒楼之外。
“大哥,今朝有酒今朝醉。”
林北辰豪气万丈,大声笑着道:“我为你定下了酒席,你我兄弟不醉不归,天塌下来,一起顶着。”
“好,不醉不归。”
花舞剑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放松一下。
まえまえ的高達EXVS漫畫
两人进入了酒楼之中。
数十息之后。
一身紫色皮甲连衣裙的薛凝儿,面带着微笑,在两名护卫的跟随下,与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贵妇,也来到酒楼外。
“章夫人,请,我已经在鸿鹄酒楼中为您定下酒宴,我们边吃边聊,作为太金区最大的房产福地的连锁中介,我们炼家绝对可以为您提供最专业最权威的服务。”
薛凝儿含笑道。
执掌炼家店面短短十几日的时间,薛凝儿已经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姿态气度,说话语气都变得干练自信了很多。
贵妇满意地笑着,与薛凝儿手挽手进入了酒楼。
一位年轻的店小二,立刻满脸笑容热情地迎了上来:“薛店长,您来了,快请,‘雅筑’包间已经为您留好,快请。”
带着一行人,上了二楼。
安置妥当之后,店小二从包厢里退出来。
经过隔壁的‘流水’包间时,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透过并未彻底关闭的门,看到两位特法局的大人物,正在里面与其门客们推杯换盏,同时,酒楼的红牌【惊鸿翩跹】公孙龙泉和几个舞女歌姬,正在表演攒劲的节目。
全能小農民 令狐小蝦
真羡慕啊。
店小二在心里默默地发出感慨。
转眼之间,到了每日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店里的十几个小二,很快就忙碌了起来。
流水包厢。
“大哥,我敬你。”
人魔之路 小說
林北辰端起酒杯,疯狂敬酒。
花舞剑心中本就难吐块垒,无比抑郁,存着借酒浇愁的心思,因此也是来者不拒,吨吨吨六坛神酒就喝了个干干净净。
“小二,小二上酒。”
林北辰大喝道。
片刻后,那年轻的店小二,怀中抱着一坛酒,肩膀上扛着两坛酒,笑呵呵地走进来,道:“来啦,客官,您要的一品神酒……”
话音未落。
他脚下突然毫无理由地一个拌蒜。
咣。
左肩的酒坛就重重地摔在地上,直接破碎。
房间内顿时美酒飘香, 浓香四溢。
就连正在舞剑的【惊鸿翩跹】公孙龙泉都被吓了一跳,正在进行中的歌舞表演被中断,肤白貌美的歌姬舞女们捂着鼻子后退……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店小二呆了呆,旋即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放下剩余两坛酒,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连连磕头。
“滚吧。”
花舞剑挥手驱赶。
林北辰则是直接跳起来,直接一脚踹过去,道:“狗东西,我大哥心情不好,你竟然摔他的酒,今天老子打死你……”
嘭。
一脚踢出。
年轻的店小二直接被踢飞,口中狂喷鲜血。
“大人饶了我吧。”
店小二摔在地上,不敢反抗,爬起来就跪在地上砰砰砰磕头,道:“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林北辰冷哼道:“打扰我大哥的雅兴,死有余辜。”
直接一脚踩下。
房间里气流爆溢,空气涌动,杀机狂涌。
“小弟,算了吧。”
花舞剑身形一动,出现在林北辰的身边,带着一身的酒气,将林北辰拉住,道:“区区小事不值得杀人,让店主赔送十坛神酒即可。”
“大哥,你竟然心软了?”
林北辰颇为意外,道:“这种不长眼的东西,杀了就杀了,何必在意。”
“不可。”
花舞剑叹了一口气,道:“唉,我亦不想多造杀业……”
话音未落。
空气里突然一抹亮光闪烁。
原本跪在地上苦命哀求的店小二,突然之间暴起发难,掌心里一道刃光浮动,不等花舞剑反应过来,刃尖已经刺入他心口一厘米深。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
今天大半天都在路上,没法码字,明天开始补更啊。
这次年会,还是向各位作者们都取经不少,很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