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黑暗至尊!相伴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世间万物的相生相克,有时没法去深究,也很难明其原理。
大魔神贝尔坦斯有如今的成就,是因为得到了浩漭地底源魂烙印的诸多秘术,可这位诸天星河中的最强者,明知深黯星域有源血的存在,似乎也难以越过那股极寒。
同样,参悟血肉和生命真谛的妖凤,深居简出在浩漭多年,也越不过那团地心之炎,接触不到源魂。
就连当初的火焰巨龙,还有那头黄金龙,也是不能横跨地心之炎。
龙族是泰坦棘龙的后裔,泰坦棘龙能成为上一代的至强,是经过了源血的洗礼。
然而,泰坦棘龙最终却死在了浩漭。
极寒隐隐克制灵魂,这点在远古时期就有征兆,寒冰巨龙的那股寒能,还不是从源血大陆的极寒而来,可这头冰寒龙神的存在,就是让幽瑀、玄漓无可奈何。
斩龙台内有这头龙神的尸骸,以寒冰法则压制,鬼巫宗的至高便难成。
摄魂话里的意思,她对纪凝霜倒是颇为谨慎,让虞渊也要小心对待。
似乎,一旦让纪凝霜触及到那股极寒,参悟出极致的寒冰法则,纪凝霜将成为神魂宗的巨大威胁。
还有莫白川,他要是能以极炎得道,他不仅会让妖凤难受至极,对虞渊的那具阳神之躯也有强大的限制。
源魂和地心之炎为同盟,源血则和极寒抱团,似乎都在戒备着对方。
源魂选了地心之炎,是因为极致的烈焰能焚烧血肉躯体,所有通过源血而强大者想要对源魂下手,都会因地心之炎的存在而无奈。
反之亦然。
精通灵魂奥术者,即便是大魔神贝尔坦斯,在源血大陆的地底深处,灵魂要越过那股极寒也是休想。
嗖!
倒塌的妖神殿中,一团黑暗漩涡裹着某样异物,忽然飞了出来。
黑暗漩涡深处的异物一出,虞渊顿时生出感应,感觉对那黑暗漩涡中的异物极为熟悉,他应该是认得的。
万华仙道
“是我们宗门的遗物!”
地底深处的摄魂,似乎也嗅到了那股气息,惊讶道:“看来,当年神魂宗被各方摧毁时,妖凤拿到了我们宗门的关键物。此物,太虚并没有和我说过,可必然关乎重大。”
“我猜,极慧或许能通过此物,进入到地心之炎!”
此言一出,虞渊精神一震,道:“或许也不是坏事。”
“嘿嘿,竟然还真给你找到了。”
半空中的魔主檀笑天,都没现出他的神之影像,而是将裹着他的那片黑暗下沉,将那黑暗漩涡收拢。
随后,代表着檀笑天的浓郁黑暗,突然从废墟中的妖神殿离开,直奔药神宗的地火山脉而去!
魔主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作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如今没人清楚他到底想什么,也不知道他现在去地火山脉想干什么。
“你最好也跟去看看。”摄魂在下方提醒虞渊,“暂时留斩龙台给我遮掩遮掩,再过一阵子,等我的气息全部收敛以后,斩龙台你也能带走。”
“好!”
虞渊顿时御剑而去。
这时,他已醒悟在当年神战后,妖凤从陨月禁地该是拿走了属于神魂宗的奇物。
此物在妖凤的手中,可能发挥不出最强的威力,没法让妖凤越过地心之火。
因为妖凤不精通灵魂秘术,因为妖凤强在妖躯和血能,由于妖凤强横的根本,恰巧被地心之炎克制,所以她拿了奇宝也没辙。
当此物落入极慧神王的手中,这位出自神魂宗的奇才,灵魂本就强大,且还没有血肉躯体的限制,显然能将此物威能最大化,兴许就有了接触黎会长的可能!
“你就这么走了?”
曹嘉泽愣了愣,同样驾驭着天宫赶去,要看看药神宗哪里会发生什么大变。
“檀笑天!”
“魔主!”
地火山脉的药神宗修行者,望着一片黑暗渐渐临近,全在恐惧地尖叫。
前一刻的檀笑天,刚刚将妖神殿摧毁,他现在来地火山脉想做什么?
药神宗的现任宗主是钟赤尘,之前的洪奇乃当世的虞渊,两人似乎都能归类在魔宫的对立面。
魔主连代表至高妖凤的象征——妖神殿,都敢无所顾忌的毁灭,何况是药神宗?
轰轰轰!哗哗哗!
一座座火山在爆发,火龙般的岩浆冲向了半空,再猛地落在河山中,化作滚烫的火焰汁水,如蜿蜒的龙蛇流淌在此山脉。
众多火山的异动,让合道于此的莫白川心神震动,他惊喝道:“是地心之炎!深藏浩漭的地心之炎在发怒,这也是它第一次让我感觉出,它原来是有情绪的!”
呼!
莫白川端坐在丹炉“流焰”的炉盖上,对同样惊讶的祖安说道:“黎会长拼命地,不顾一切地朝着下方潜落,似乎激怒了地心之炎!”
徵文作者 小說
“它,难道也有意识?”祖安惊道。
“应该有吧……”
合道地火山脉,且一直参悟那股极炎的莫白川,现在也不是太肯定。
因为他从未能接触过极炎的意志,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异类,是不是如阴脉、阳脉那般,有着独立的智慧意识。
此刻,还是莫白川是唯一一次,感受出它的愤怒。
至少它是有情绪的!
“你们慌什么?”
如深海般宽阔的黑暗深处,现出魔主檀笑天的身影,随后黑暗如天幕一般,将地火山脉的高空封禁,这位魔主也飘然走出黑暗。
神豪:我的七個女神姐姐
“祖老怪,还有莫白川你,你们似乎很怕我的样子啊。”
檀笑天摇了摇头,体内一道道漆黑的闪电,逸入他头顶的黑暗深海,如黑暗法则加固着封禁。
他此刻的做法,和虞渊以斩龙台遮蔽恐绝之地如出一辙。
漆黑如墨的天穹,盖在了地火山脉的空中,渐渐将外界一切光源挡下,也让整个地火山脉内部世界,慢慢坠入极致的黑暗。
很快,莫白川就发现他和此方山脉的灵魂感知,包括精神上的连系都没了。
所有的感官都被黑暗淹没。
他看不见,听不到,感知不出,被他合道的地火山脉,因檀笑天的黑暗神域覆盖,让他在此方世界的优势荡然无存。
“放心,我这是为浩漭除害。暂时的黑暗,将会为浩漭带来希望和光明。”
檀笑天的笑声响起,只有他想让人听见时,祖安和莫白川两人才能听见。
哗!哗!
重生种田生活 小说
莫白川和祖安两人,在绝对的黑暗中,忽然又看到了檀笑天的身影。
也唯有檀笑天一人。
偌大一个黑暗世界,两人就只能看到檀笑天,而瞧不见附近的山川,瞧不见喷涌烈焰的火山,瞧不见滚烫的岩浆汁水。
他们也瞧不见彼此。
山谷中药神宗的修行者,炼药师,丹房内的静坐者,还有飞禽走兽,所有被黑暗笼罩的人和物,都只能在这个世界瞧见一个人。
——魔主檀笑天。
整个世界好像也只有他一个人,除他之外,便是无尽的黑暗。
一道道黑暗中的身影,在山腰处的洞口,在炼药的殿堂外,在火焰流淌的河谷旁,都眼巴巴地看着头顶的檀笑天。
黑暗中,他们感受不到岩浆的高温,听不到流水声,似乎也渐渐感受不到自己。
只有黑暗至尊檀笑天悬空的身影。
“你去做事吧。”
檀笑天轻笑着,似在对黑暗中的另一人讲话,“不论他潜藏的多深,只要他的灵魂脱离地心之火,在他露头的霎那,一接触我的黑暗神域,他就成了我的猎物。”
“当初的战场,如果不是在空间异能混杂的域界通道,而是在浩漭,他都未必能困得住我。”
想起和幽瑀战斗中,被源界之神暗算的旧事,檀笑天冷哼了一声。
“下面交给我。”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可惜除了檀笑天外,所有被黑暗笼罩的人一概听不见。
懐丫頭 小說
“虞渊,你就在外面等着吧。区区他的一道魂魄,还猥琐地寄托在黎会长体内,能弄出多大风浪?”檀笑天一脸嘲弄地说。
黑暗天幕外,御剑而至的虞渊低头一看,感觉仿佛再次来到了暗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