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第一千一零章 墳墓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莽德勒见突牙吐屯脸色难看,上前道:“吐屯,这石台很多年前建造,是可敦让人请了唐国人所建,建造完成之后,包括几名唐国人在内的所有参与建造的人全都被秘密-处死。石台下面到底是什么状况,我们也不知道,如果吐屯坚持要砸毁石台,一旦巨石落下去,可敦在下面可能会被活活砸死。”
突牙吐屯本来还准备让人取来更多的锤子,非要将这石台砸毁,从下面救出秦逍,听得莽德勒此言,心下一凛。
挛鞮可敦狡猾多端,设下如此圈套,确实让突牙吐屯怒火中烧,可是他还真不想挛鞮可敦被砸死,而且秦逍也在下面,若是可敦被砸死,秦逍肯定也是难以幸免。
“没人知道下面是什么状况?”突牙吐屯冷声道:“你们的可敦落在下面,就一定有出口,她总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境。”
莽德勒摇头道:“吐屯,修建这石台,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敌人杀进铁宫。敌人若是杀进铁宫,贺骨也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可敦也一定不会再有活下去的奢求。她不想被敌人羞辱,将这座石台当做自己的坟墓,那么没有出口也并非不可能。”
突牙吐屯皱起眉头,心想如果挛鞮可敦真的将这石台当做自己最后的坟墓,秦逍跟着落下去,岂不是被可敦当做陪葬?
“来人!”突牙吐屯微一沉吟,终是吩咐道:“宫殿内外,都仔细搜索,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瞥了莽德勒一眼,冷冷道:“若是找不到出口,一个也别想活。”语气已经是颇为森然。
秦逍从石台落下之际,抓住了挛鞮可敦腿腕,整个人如同身在云中,轻飘飘往下坠,也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有多深。
最强医圣 左耳思念
很快却是落在一处极为柔软之处,听得可敦发出一声轻哼,那声音却是颇有些销魂,两人身下竟是弹软的很,跌落之际,身体却又被弹起来,但很快又落下。
秦逍这时候判断出,其实这石台下面并不深,而且下面竟然早就备好了东西,软软绵绵,一时也不知道铺着什么,而且四周漆黑一片,看不清楚状况。
风流神针 小说
可敦却已经用力收脚,秦逍哪里肯放开,用力抓住,冷声道:“别动!”
这机关肯定是可敦打开,秦逍对这下面的情况一无所知,但却晓得可敦一定很清楚下面的情况,眼下目不视物,这下面是否还有其他机关,秦逍根本无法确定,即使有机关,也自然是操控在可敦的手中,所以眼下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就是可顿,若是不能控制她,这头母狼很可能触发其他机关,将自己击杀在这下面。
“你是谁?”可敦的声音竟然是柔媚至极,“你武功很不错,原来是个小勇士。”
秦逍一怔,他虽然方才见到可敦那美艳的面庞,却想不到一个身份尊贵威严十足的贺骨可敦竟然拥有如此酥腻的声音。
草原女子与中原江南婉约女子不同,很少有女人的声音如此娇柔,让人感觉就像是自己的情人在和自己说着情话。
“你是挛鞮可敦?”秦逍敛正心神,幸亏早就知道这女人不是一般角色,狡猾如狐,对她必须小心提防。
可敦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像你这样身手的草原英雄并不多。你能不能松开手,我被你抓疼了。”
她先是夸赞秦逍英雄,又软语请求,没有一部可敦的威严,却满是一名女子的娇柔,换做别人,听得这软语哀求,必然是瞬间便放了手。
秦逍却也是心下一荡,差点就松了手,好在瞬间清醒,暗想这挛鞮可敦果真不是凡物。
她出身萨满之家,若无意外,就该是部族萨满,但当年贺骨汗破除惯例,将她立为可敦,现在秦逍也终于明白为何如此。
可敦不但美艳无比,连声音都是如此蛊惑妖媚,此时在黑暗中虽然看不见她面庞,但只凭这声音,就足以让任何男人心神荡漾。
此等风情,在草原女子之中极其罕见,乌晴塔格虽然貌美如花不在可敦之下,但论及这充满了女人味的魅惑风情,却是远远及不上。
此等魅惑女子,被贺骨汗看中甚至立为可敦,实在是理所当然之事。
但秦逍并没有忘记,就是这声音魅惑无比的女人,一手促成了贺骨与步六达的联盟,而且在贺骨汗死后,一手掌控了贺骨部的大权,更是趁着这次真羽汗过世的时机,悍然出兵入侵真羽部。
哪怕在铁宫即将被攻陷之时,竟然还能想出诱杀的手段。
真羽人称挛鞮可敦为母狼,秦逍只觉得这话倒真没有错,对这样一头母狼,时刻都要小心提防。
絕代
“比起你的刀,我的手并不锋利。”秦逍冷笑道。
可敦却是“噗嗤”一笑,道:“你说话真是有趣,不想那些只知道放羊的粗汉子。”
秦逍淡淡道:“少废话,哪里是出口?”
“你觉得有出口?”可敦幽幽叹道:“我若告诉你,这是我为自己修建的坟墓,你相不相信?”
“坟墓?”
“那座石台是我请了唐国人设计。”可敦轻叹道:“他们是唐国极厉害的机关大师,修建石台的巨石是从铁山开采出来。但是为了找寻这样的石头,在整个铁山几乎找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天底下比这种石头还要坚硬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秦逍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昏暗之中,兀自握着她的脚腕子,挛鞮可敦却是侧身躺着,秦逍目力虽强,也只能是隐约看到她的身形轮廓,那面容却是一丝儿也看不清楚,只听到她那酥软的媚声娓娓道来。
“这石台机关只能使用一次,我方才打开机关,落了下来,那是准备死在这里面。”可敦也不急着收脚,任由秦逍握着,幽幽道:“贺骨部始终处在危机之中,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敌人攻破铁宫,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我不能选择如何去生,但能够选择如何去死,也能够给自己安排一处坟墓。如果铁宫一直存在,这处坟墓我也许一辈子也用不上,可是一旦被攻破,我可以选择将自己埋葬在铁宫之下,你方才竟然冲过来和我一起落入坟墓,也算是为我陪葬了。”
秦逍心下骇然,问道:“你是说没有出口?”
“难道你觉得一个死人还会给自己留退路?”挛鞮可敦娇媚一笑,道:“进入坟墓的都是死人,坟墓又岂会留下出口让死人出去?”
秦逍张了张嘴,但马上想到什么,冷笑道:“都说挛鞮可敦狡猾如狐,果然如此。如果你真的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坟墓,在这下面就根本不可能准备软垫。一个存有必死之心之人,落下来一死了之,又何必在下面做准备?这不就是给自己留退路。”
讀檔皇後
“狡猾如狐?”挛鞮可敦“噗嗤”笑道:“是真羽人这么说我?那也没错,真羽人都是愚蠢透顶之辈,我比他们聪明,他们便觉得我是狐狸。”
“他们不但只是说你如同狐狸一样狡诈,而且像一头母狼那样凶狠。”
挛鞮可敦叹道:“小英雄,你觉得我像不像母狼?”
“没时间和你说废话。”
“你错了,现在咱们在坟墓里,没有任何人能打开坟墓,我们注定要死在这里面。”挛鞮可敦轻柔一笑:“所以我们的时间会很多,有的是空闲说话。你说我们落下来有软垫接着?那我告诉你,这不是软垫,而是网床。你现在看不清楚,在这四角有四根石柱子,四根绳子连着一张网床,上面铺着最柔软的兽皮,所以落在这上面会很舒适,我们现在是共在一张床上。”
秦逍冷冷道:“你如此精心设计,留足了退路,还敢说一心求死?”
“小英雄,你可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被公认是锡勒第一美人,有人说其实整个大漠也找不出比我更美的女人。”挛鞮可敦的声音虽然依旧酥腻,语气却已经十分平静:“虽然现在青春不在,不过我若是不做些安排,活活被摔死,这张脸就无法见人。普通人临死之前,也会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让自己走的体面一些,我身为贺骨部可敦,也曾有过美人之称,如果死的太难看,总是不甘心的。”
她这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没有谁希望自己的死相难看,更何况是曾经艳绝大漠的一代美人。
虽然她早已为人妇,而且年过三旬,但秦逍先前也看到她的面容,那美艳的容颜并没有因为岁月而流失,反倒是在美艳之中,多了几分青春少女难以比及的成熟风韵。
她不希望自己摔落下来之后面容毁坏,在下方安排了一张网床,即使是死去也要保持着生前的容颜,这完全可以理解。
吞噬 星空 69
“你是否听明白我说什么?”挛鞮可敦声音酥柔:“这下面没有任何食物和水,如果你不愿意自尽,在这里可以坚持几天,但最终的结果依然只有死路一条。”轻叹道:“我本是为自己一人准备的坟墓,谁能想到竟然还有人会陪我在此长眠。陪我的不是先汗,却是你这位小英雄!”
—————————————————
ps:年会中,一有空闲我就码字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