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白骨大聖-第634章 倚雲公子的離去(7k大章)熱推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Ps:唔,那什么,昨天那章确实状态不佳,有点那啥,所以这章7k大章,只收费2K=。=
/
看着从三轮气血太阳里飞冲出来的魔虎魔牛魔象拳意,九面佛十世肉身十目冰冷。
他虽然是无魂无魂之物,还没被九面佛元神入住肉身,目前还只是一具空壳,只是肉身之灵复苏,无法做到元神御物那等玄妙神法。
但是他气血浑厚!
肉身之力强壮!
这一刻,他热血沸腾,点燃自身阳刚血气,数以百万计的阳刚之气从全身毛孔钻出,在他身后凝练出一尊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阳气法尊。
这是真正的千头千手千足!
身高足有十几丈高!
穿越从龙珠开始
九面佛十世肉身虽然没有神魂,不会元神显形,不会元神出窍御物,但他一身血气太澎湃雄壮无边了,气血如海,如火海汪洋震荡天地,直接将自身阳刚血气在背后虚空凝练成金刚菩萨阳身,阳气磅礴,气血如虹。
看着晋安再次带着宏大拳意与魔虎魔牛魔象杀来,九面佛十世肉身点沸身后的十几丈高金刚菩萨阳身,也阳火焚天的迎击向晋安。
两人都是血气阳刚,气血如虹,举手投足间从毛孔喷薄出炽热白气,氤氲蒸气缭绕,把脚下黄沙烧成赤红。
轰隆!
小昆仑虚里绽放出太阳般的强烈光芒,绚烂刺目,有两股狂暴气机在苍穹与荒漠戈壁上来回冲荡,这强势的一击,在大地上撕裂出一道一道的赤红色裂缝。
那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阳气就像是能够降龙伏虎的菩萨,晋安轰出的宏大拳意,被金刚菩萨身上的庞大阳气镇压,击散,九面佛十世肉身穿过爆炸火光,多条粗壮手臂齐齐轰中晋安。
轰!
晋安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血海吞噬的孤舟,身处血海风暴中心,周身全是红茫茫的炽热光芒,消磨得肉身刺疼,皮肉灼烧,有如银河倾泻的阳火在他拳头上爆炸,巨大的冲击力撞得他连连后退。
九面佛十世肉身继续追杀而来,晋安面色冷峻,目无惧色的迎击而上,他的气血与气势如两团烈日,浩浩瀚瀚,再次轰出两拳。
这次他头顶三轮太阳里一共冲出十二团宏大兽形阳火。
轰隆!
平地再次炸起巨响,就像是此地有晴天霹雳劈下,巨大力量贯入地下,黄沙隆起,从地下炸起十几道粗大土龙,又被炽阳火气烧熔,凝固,变成虚空琉璃龙。
就连方圆数里内的黄沙戈壁也被爆炸风暴狠狠铲掉几层地皮。
晋安坚固肉身的手臂上,多了几道开裂血痕,在看不见的臂骨上更是被震伤出许多细缝。
九面佛十世肉身力量刚猛,体内气血仿佛无穷无尽,他暂时处于下风。
毕竟他是借助外力暂时鱼化鲲鹏,这才拥有与第三境界强者一战之力,一身气血虽然强盛,又有帝屋神树之果还在不断洗刷,提升他的体质,可时间太短了,不仅突破时间太短,领悟第三境界玄妙的时间也太短了,目前的他也就只登临第三境界初期,刚领悟白日神游御物,还有许多陆地神仙变化都未参悟透。
距离三境中期自己把自己提起来,腾空离地,逍遥九天的境界,更是还差了很多!
借助外力所得的修为,终归不是自己的!
此时的他在真正的第三境界强者眼里,那就是气血涣散,无法凝实,如同晃荡的半桶水,虽然这半桶水的阳刚血气庞大,浑厚如三轮太阳映照天地,胜过不少第三境界初期强者,可也只是庞大,并不是凝实。
就像是虚胖的人,本质上体质还是很弱。
与那些辛苦凝练,一步一个脚印刻苦修行,驱除杂质,坚固肉身,抱守道心,将一身精气神凝练得像城池一样固若金汤的真正第三境界强者比,差了不少。
晋安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但他仰仗气血庞大,仰仗帝屋神树,靠数量压也能压死寻常的第三境界初期强者了。
可只有与九面佛十世肉身正面交战后,才能越发感受到九面佛为自己祭炼成的这具转世肉身究竟有多么神异,简直就是个血气无穷无尽的怪胎,先天武圣血肉一样的怪物!
一诞生就是第三境界的血肉!
一诞生就是先天武圣一般的坚固凝练肉身!
这具十头百足人肉身也不知道融入了多少天材地宝,以及神道鬼道人道魔道妖道玄通,才能祭炼出如此镇教级别的金刚菩萨肉身!
此前境界不够,窥不见真相,只知九面佛十世肉身非常的恐怖,可具体如何恐怖,却没个具体印象。现在晋安对这具不在六道轮回里的无魂躯壳有了清晰认识,单轮肉身的横纵杀伐力量,绝对可以镇杀第三境界中期的强者!
而越是了解九面佛十世肉身的惊世骇俗与可怕,晋安想要毁掉这具躯壳的决心就更加坚定,此时,他并没有因为暂时不如人,就失去胆魄,气馁惶恐,反而越挫越神勇。
因为他是第二境界与第三境界交手,有一战勇气,这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足以自傲了。
这又有什么好沮丧的?
恰恰相反,这是他的勇猛精进之道!
晋安的心志远比常人想象得还坚定,不是一两次挫败就能轻易搓掉他在大道之路上的勇猛求进之心!
晋安此刻一身气血与生命力澎湃汹涌,臂骨上的细小裂痕很快自愈,他没有去管手臂上的伤势,不退反进,激流勇进的继续大踏步奔杀向九面佛十世肉身。
他与九面佛数次结仇,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被害死的善能法师,他与九面佛之间的死战已经避免不了,今日无论付出怎样代价,他都必须毁掉这具躯壳,不能让寿元快要燃尽的九面佛得到转世。
抱着这颗坚定决心,晋安这次轰击出的拳意,更宏大,精妙,不管是拳意还是威力都更上一层楼,有十二尊兽形阳火从三轮太阳里冲出,带着气血燃烧,并伴随有雷火轰鸣声音。
他这是同时催动了圣血劫雷劲与武道的强壮气血所凝练出的法雷血武。
气血的阳刚,雷意的纯阳霸道,带着十二团宏大战意的兽形阳火,在此刻同时轰击出去。
病王绝宠一品傻妃 小说
轰!
又是一声血光汹涌的巨响爆炸,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阳火身躯仿佛真是降龙伏虎菩萨真意降临,千足震荡,千手镇天,带着金刚的威猛力量,再次擒拿镇压了显形的十二形意巨兽。
在爆炸的血光与火焰后,几枚拳印突破灼热火浪,突破防护,轰击中晋安体魄,再次爆炸起可怕血光。
就算晋安肉身坚固,硬功了得,被九面佛十世肉身正面几枚拳印击中,顿时响起几声咔嚓,肋骨断裂,五脏六腑翻涌,有鲜血顺着胸腔焦黑裂痕流出,空气弥漫开血腥味,又马上被两人身上的焦灼阳气蒸腾烘干,变成几丝淡淡铁锈气味。
晋安没有后退,再次勇猛轰出一拳。
宏大拳影轰出,头顶三轮气血太阳里,再次冲杀出雷火轰鸣的十二头庞大兽形阳火,但这次的十二头兽形阳火与以往不一样,目光灵动,表情与气势惟妙惟俏,魔虎的凶霸,魔牛的凶狂,魔象的凶蛮,魔猿的凶威,熊的凶烈,鹰的锋锐…十二头巨大猛兽咆哮,震动沙海,这些巨兽像是被赋予灵魂与磅礴生命力,活了过来,各个体型巨大,生命气息惊人,横渡虚空的厮杀向镇压在空中的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身,就像是真的来到洪荒猛兽横行,太古凶兽击天的洪荒时代,洪荒猛兽与金刚菩萨打得太古苍穹震颤不止。
这是元神分念,晋安用了元神分念御物之法,给每尊兽形阳火里融入一缕自己的元神念头和生命力,如同御物般的带着十二尊兽形灵活冲杀向九面佛十世肉身,一改之前的行动呆板无神,只会直冲直撞。
九面佛十世肉身上的气血实在太雄浑惊人了,炽热如烘炉,一切神鬼不能靠近,否则就要遭到气血烘烤神魂的痛苦。
那种痛苦就像是被千万根烧红的钢针扎得遍体鳞伤,神魂扭曲,难受。
此刻晋安元神分念杀近九面佛十世肉身,就有这种体验。
神魂运转迟缓,连带着十二兽形阳火也跟着腾挪杀伐迟缓,被十几丈高的千土千手千足金刚菩萨虚空阳火抓住机会,镇压打散。
轰隆!
晋安身体再次承受一次重击,身体被击飞出去,重重撞进玉山,玉石开裂,玉树折断,引发小范围滑坡。
这次是被九面佛十世肉身轰中腹部,有伤口崩裂,但又马上被强盛生命力愈合。
他的身体一直在消化,吸收帝屋神树在腹部生起的一团团生命精元之气和沸腾气血。
“气血太炽盛了,跟武圣血肉在世一样,连我的神魂都无法靠近!”晋安眸光一沉。
但值得庆幸的是,眼前的强敌还只是一具无魂无魄的血肉躯壳,只会肉身杀伐,并不懂得追杀神魂,如果他此时面对的是真正的九面佛,就凭他刚才神魂受伤之际,九面佛趁虚而入,强行击杀他的元神分念,他神魂就算不魂飞魄散也要被毁伤到根基。
九面佛十世肉身虽然不懂得追杀神魂,但他懂得什么叫乘胜追击,肉身追杀,这次不等晋安主动攻击,他一身气血滚滚冲天,巨足大踏步杀来。
“你们不要过来让我分心!”
晋安早已经看到赶回来帮他的倚云公子和奇伯,他目光盯着九面佛十世肉身,阻止两人上来帮忙。
“杀!”
他再次站起,迎着对面朝天喷薄出的汹涌汪洋血光,和迅速变大,如十几座小山峰砸下来的掌印,不退反进的继续杀上去。
“什么狗屁九面佛!什么狗屁附佛外道!我道心勇猛精进,无畏地狱,谁敢拿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今天看我用神道镇压了你这魔佛菩萨!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今日证吾神通!乾坤借法!”
晋安心存浩然正气,睁目大喝,面对十几座如如来五指山山峰砸落下来的掌印,目无惧意,在极限压力下,打出了浩大无边的雷火拳意。
这次从三日同天中不再有十二兽形冲杀出,而是揣摩灵符上的神道意志,五雷大帝虚影映照而出!六丁阴神六甲阳神虚影映照而出!五福大帝虚影映照而出!二郎真君虚影映照而出!
他意志勇猛,念头纯正,在此刻借来诸天神道!
一拳挥出就是漫天神仙!有古老恢弘而磅礴的气息在晋安身后弥漫,这些诸天神仙就是他的背后靠山!
此刻的虚空里气象威严,惊天!漫天神光神霞骇人,头顶上空升起七彩祥云,如七色极光浩浩荡荡蔓延!
就连背后火山口上方的红色火云在这七色极光前都失色了几分!
晋安这次不再是动用真武拳意,而是揣摩神道,动用神道拳意。
武神空間 小說
一个是武道的十二兽形阳意。
一个是道术的正一道神道阳意。
他的念头如纯阳之火,神、武自如切换,就像是真武大帝亲临人间,这便是晋安一直在走的修行道路,他走的就是神道与武道同修的真武大帝之路,也是最难走的道路。
荒野赤子
因为他要一心二用,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艰险与努力。
这次的浩大神道拳意,不止是乾坤借法到神道神力,晋安还乾坤借法来玉京金阙前辈的元神力量,融入神道拳意里,一同轰击向九面佛十世肉身和气血如焚天烘炉的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
既然他的元神无法靠近对面的炽热阳血,那便借用玉京金阙前辈元神一用!
映照虚空而来的一尊尊神影,在元神御法下,动作一致同步的整齐轰击向对面!
神道合一!
镇压天地!
轰隆隆隆隆!
两者间对撞出两束闪电般的惊世光束,空气炸开,炸开比前几次都更加骇人的炽光,绚烂惊世,这一片地方的地面彻底崩坏了,熔岩喷溅,那是被高温烧熔了的沙硕所形成的熔岩深坑。
狂怒飓风冲起千重浪沙和兽骨,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因为剧烈爆炸导致地脉震动,火山口里的熔岩池也发生着剧烈冲荡,数道火龙柱子冲出几百丈高,人站在山脚下都能看得见,热浪滚滚。
而随着烟尘退去,爆炸原地多了一个丈深的巨大深坑。
这是两个三之极强者的又一次大碰撞,气血如虹,天地变色。
这一次大对撞,晋安身影横飞出去,后背撞在玉山上那棵参天不死树树身上,嘴里咳血,身上多了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势。
不过,九面佛十世肉身同样不好受,跟他负伤一样重,身体倒飞在戈壁滩上犁出长长沟壑,几条手臂骨折,身体多了个鲜血淋漓的霍大拳洞。
这两人都是气血惊人,生命力澎湃超凡,一个是天生的血肉怪物,血肉武圣,一个则是体内有着玄圃仙药园帝屋神树之果每时每刻诞生出磅礴生命力,这两人都是生命力旺盛到用不完,说是人道神体都不夸张。
甚至是,晋安身体伤势恢复得比九面佛十世肉身还更快。
他身体伤势已经完全愈合,对面还未愈合完毕。
这就是帝屋神树给他带来的惊人药力,到现在还没消化完。
“吼!”
从沟壑里爬起来的九面佛十世肉身,抖落身上土石,然后朝晋安方向发泄嘶吼,十对眼睛愤怒盯着晋安。
他在晋安手里两次受伤。
这激怒到了他。
晋安站在玉山上,居高临下俯瞰在山脚下嘶吼的九面佛十世肉身,目光冷峻。
他几次硬拼受伤,又何尝不是在感悟第三境界的诸般神通,每一次对敌,每一次受伤,都让他对第三境界有了更深感悟,领悟出更多神通和玄法,这才终于让他击伤对方,有了一战之力。
毕竟这次登临第三境界匆忙,从未有人告诉过他第三境界是怎么样的,也没有师门领他进门,一切神法只能在实战中一次次摸索。
这也有因为他悟性本就好。
才能进步如此快。
边实战边感悟新的神通。
要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在一开始,就被九面佛十世肉身所展现出的恐怖血气和肉身力量给镇压得心神摇摆,胆气丧了一半,哪还敢一次次硬碰硬对决,在勇猛中不断精进,突破自身极限。
……
站在远处,全程观看整个战斗过程的奇伯,看着晋安最后施展出来的神道拳意,面露讶色:“咦,那是……”
“奇怪,晋安道长刚才的元神御法怎么会同时有两个人的神魂气息?老奴如果没有看错,那位神魂气息好像是来自玉京金阙里的那一位,奇怪,那位怎么也来到小昆仑虚了?老奴居然一直没发现。”
明眸皓齿,身段纤柔修长,肌肤白若美玉的倚云公子聪明灵慧,她博览群书,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通晓不少修行界秘事,她看着气势不断拔高,越战越勇猛的晋安,一眼便看出了本质真相,气质清冷道:“他并非是依靠自身突破入第三境界,而是借助外力暂时登临第三境界,有人醍醐灌顶,让他暂时鱼化鲲鹏,拥有了能与九面佛十世肉身的一战之力。”
“我们这次进入小昆仑虚是来救他口中的棺材铺老板林叔,如今林叔没有找到,反倒意外与玉京金阙的那位相遇,所以不难猜想,所谓的背影像林叔之人,应该就是玉京金阙来的那位了。至于为什么对方会出现在这里,玉京金阙那位与他口中的林叔,都是来自京城的道教圣地玉京金阙,两人是师叔伯关系,她出现在昆仑山的目的不难猜想,应该是来武州府调查林有道当年被人偷袭,道基被毁的事,调查是谁在针对玉京金阙,这件事一直悬而未定,一直没有找到背后真凶和主谋者,如今林有道在他的帮助下,道基修复,重新恢复修行,玉京金阙肯定要借助这件事力排众难,重新调查当年真相。”
奇伯一生都伺候在自家公子身边,心思如何能不缜密,而且他从小看着自家公子长大,太了解自家公子的性格,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家公子对晋安称呼的变化。
这次不再用晋安道长称呼对方。
而是几次都改成了语气生硬的“他”,变成陌路人般生疏。
奇伯小心试探一句:“公子,你生气了?”
倚云公子依旧气质清冷看着玉山道宫不死树下的晋安,这一刻的她,眸子晶莹闪闪,似有别样情绪在絮绕,又似在深深记住玉山上那道身影。
奇伯看出了自家公子身上的变化,看着一直清冷不说话的自家公子,深怕自家公子把心事都憋在心里,于是小心翼翼道:“公子,或许晋安道长这次与人元神相交并非出自个人私利,或许只是想救人心切,比如想从九面佛手里救公子你。就如当初公子你可以为了晋安道长,不惜千里迢迢进入沙漠深处寻找九面佛一样。”
“要不,等这次小昆仑虚的事结束后,老奴亲自找晋安道长问问他是出于什么原因跟那位元神相交?”
倚云公子还是没有说话。
荒漠上沙尘翻滚,她的眸光,穿越所有沙尘和狂风,一直盯着玉山上不死树下的道士人影,不言也不语。
“走吧。”倚云公子收回眸光,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苍野茫茫,背影孤落的朝小昆仑虚外的出口方向走去。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小說
奇伯:“?”
奇伯站在原地,两边为难的看看晋安又看看自家公子,脸上神情纠结,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家公子,追上倚云公子:“公子等等老奴我,公子我们不等等晋安道长一起走吗?”
倚云公子语气平静,走得头也不回:“有她在,用不到我们了。”
奇伯:“唉?”
“公子,那我们接下来…去哪?是出昆仑山找陈道长他们汇合还是继续游历天下?公子下一站打算去哪?”荒漠戈壁上,一主一仆一前一后走着,奇伯小心询问。
那张不施铅华,容颜清丽的美丽面庞上,面色平静,眸子平静,语气平静,:“不了,提前回府吧,出来这么久我有些累了。”
奇伯虽然知道身为仆人,不能过多议论主子的事,可他此刻还是忍不住多劝一句自家公子,也曾年少过的他明白,今天他们若离去,两人间的误会与隔阂将会在遗憾中伴随终身,奇伯:“公子,我们真的不留下给晋安道长一个解释机会吗?”
“公子你与晋安道长发生过那么多事,经历过那么多事,最后还能在千里之外的沙漠深处再次相逢,这是天意,心有灵犀…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年有造化,白首同行在眼前,发生在公子与晋安道长间的缘分,就连老奴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世间还有这种奇妙际遇,老奴在公子和晋安道长身上看到了冥冥中早已安排好的千年造化,那是千万人里都再也找不出比公子和晋安道长更有缘的人了。”
奇伯一路苦口婆心相劝。
这么一路相处下来,他是早已经把晋安道长视如家人一样亲切,习惯了身边有那么位悲天悯人,为人间正道冲冠一怒的小道长,也听习惯了耳边总有山羊与小道长的一路拌嘴热闹声。
那样挺好的。
公子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笑一路了。
倚云公子依旧语气平静走在前面:“他不必向我解释,我也没有生他的气。”
“心意投合,子不负孤,可以神交。元神交合,必须彻底放开心扉、记忆,毫无保留,让对方看到你的所有记忆与秘密,单是最后一点,我永远也做不到,她已经远胜过我。”
“作为好朋挚友,奇伯,我们应该为他感到庆贺才对。”
奇伯满脸苦色,公子,你若真的放得下他,你若真的心里没有芥蒂,你若真的不在意他与玉京金阙那位元神交合,就不会从刚才起,到现在,一直不提他的名字了。
缘起缘灭,缘浓缘淡。
刻意的遗忘,何尝不是刻意的逃避。
奇伯叹气:“公子,错的并不是你,而是因为你身上背负得太多太沉重,是因为你的心地善良,并不想给身边最在意的人背负太多你身上的沉重。”
缘分不是人海中两个人的擦身,缘分是在不可能的相遇中与你相遇。谁不曾年少过?可年过不惑才知人生总是聚少离多,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与遗憾,所以人们总说自古多情空余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