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1517 孫家的席熱推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钟瑶!警方已经查明孙玉麟是被谋杀的……”
赵官仁低声说道:“你公公傍晚来找过我,委托我查找杀人凶手,正好查到绑匪就是杀你老公的凶手,但他们不是冲着钱来的,玉麟手上有要命的黑账,不找出来你还会有危险!”
“怪不得不问我要钱,原来是找东西啊……”
钟瑶看了看左右的警察,低声说道:“我确实不知道东西在哪,不过有几个地方可以找一找,你杀了他们这么多人,他们……肯定也不会放过你吧,你就帮我找出来交给我公公吧!”
“你公公顶个屁用,马上就要退休了,谁在乎他……”
赵官仁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道:“这事只有黑白两道通杀,你我才有解决主谋的可能性,你先跟警察回去做笔录吧,黑账的事暂时不要泄露,也不要相信任何人,一定会有人去套你的话!”
“我知道!待会就打给你,你等我啊……”
钟瑶警惕的坐进了警车,赵官仁又去跟领导们交谈了一番,能让的功劳都让给卢明佳和许宁了,张队长也算了一份,最后跟卢明佳一起上了警车,而许宁又得留下来验尸了。
“佳佳!你也饿了吧,咱们吃个饭再去做笔录……”
赵官仁伸手拍了拍卢明佳的大腿,卢明佳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笑容,开车带他回市区找了家餐厅,两人要了一间小卡包,点完菜之后又抱在了一起,嘴对嘴亲不够。
“嗡~”
赵官仁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正好服务员也开始上菜了,他走到落地窗边接起了电话,只听张队长颤声道:“查、查到张平河的老板了,要出大事啊,居然是卢明佳她爸!”
“你说什么?”
赵官仁的脸色骤然一变,但张队长又惶恐道:“之前许宁查疯牛案,悄悄打听她的人就是卢明佳,证物失踪也跟她有关,她老子就是杀郑萍萍的凶手啊,我都快疯了!”
“岩哥!又出什么事了吗……”
卢明佳忽然从后面走了过来,赵官仁猛地挂上电话转过身去,卢明佳抱住他又嘴对嘴亲了一口,而他故作惊疑的说道:“张副支队跟张平河居然是亲戚,真是活见鬼了!”
“怎么会这样,他不会包庇罪犯了吧……”
卢明佳一脸凝重的看着他,赵官仁拉着她坐回去说道:“应该不至于,他上次肯定没认出张平河,否则他就不会被人射伤耳朵了,这事你不要跟人说,回头我好好问问他!”
卢明佳又问道:“张平河是坐在地上死的,你有问出幕后主谋吗?”
“没有!刚问完我儿子的事,他就被一箭爆头了……”
赵官仁拿起筷子递给她,说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了,虽然他们跟谭四狗有关联,但他们并不是谭四狗的人,还说郑萍萍不是他杀的,这件事还有很大的蹊跷啊!”
“吃饭吧!累一天了,我都心疼死了……”
卢明佳夹了一筷子菜给他,赵官仁便恩恩爱爱的跟她吃了起来,不过吃到一半卢明佳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是李副组长的电话,她很大方的按下了免提键接听。
“小卢!又出事了……”
李副组长焦急的说道:“女杀手在急诊室被人灭口了,怀疑有嫌犯提前扮成了医护人员,给她打了一针不知名的毒素,我们已经把医院封锁了,你快来医院一趟吧!”
“李组长,张平河的同伙怎么样了……”
赵官仁急忙追问了一句,李副组长回答道:“那个人刚刚苏醒了,我们已经严格保护起来了,但他什么都不肯交代,只说自己是被雇主遥控的,然后就跟我们装死装难受!”
“明白了!我马上就来……”
卢明佳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亲了赵官仁一口便匆匆的离开了,赵官仁干脆让服务员把剩下的菜打包,让保镖们开车过来接他,上了保姆车之后他就把手机扔给了保镖。
“去刑支!”
赵官仁关上车门拿出了备用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就来到了警队,提着饭盒熟门熟路的进入办公楼,在两位熟人警官的带领下,他来到了一间问询室,只有心理医生白楠姐弟坐在里面。
赵官仁把一袋饭盒递了过去,笑问道:“怎么样?见到男友和妹妹了吗,赶紧吃点东西吧!”
“谢天谢地!他们就在隔壁做笔录,我真怕你不信我……”
白楠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激动道:“我把枪杀案始末都说出来了,还有我搜集的证据也递交了,虽然不够指证谭四狗他们,但警方已经立案调查了,还会派人保护我们!”
“我会跟领导说,让你们住到我的小区来,其它地方不安全……”
赵官仁关上房门问道:“你们也调查他们很久了,杀手正在找孙玉麟的小金库,但应该不是为了钱,你们有没有这方面的线索,对了!杀手还提过一句六海集团!”
“六海船运集团吧,他们一直跟吴承光等人有合作……”
白楠怪异道:“这事你应该问卢明佳呀,她爸就是六海的创始人,人称北海船王啊,但小金库的事我们不清楚,我们主要调查吴承光他们,孙玉麟跟我父母的死亡没有关系!”
“这种事我怎么问卢明佳……”
赵官仁摇头说道:“杀手说的没头没尾的,这事你们也不要跟任何人提,不然她还以为我在调查她爹呢,平白坏了我跟她的关系,你们再等一会,等做完笔录我就派人来接你们!”
“金哥!太谢谢你了,我现在才知道多么自不量力……”
白楠红着眼眶又抱了他一下,赵官仁安慰了几句才走出去,拎着剩下的菜肴来到最后一间房,敲敲门才开门走了进去,两名男女警官正坐在里面,还在给孙玉麟的老婆做笔录。
“饿了吧!”
赵官仁放下饭盒坐到钟瑶的身边,笑道:“饭都没吃就让人绑了,两位警官也一起吃点吧,顺便把我的笔录一块做了,正好我跟她互相补充!”
“你可算来了,渴死我了……”
钟瑶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饭盒,拧开一瓶矿泉水猛灌了一大口,而她面前放的茶水动也没动。
“金总!还是你体贴啊……”
女警官苦笑道:“我们给钟小姐买了盒饭,可她根本不敢吃,连我们倒的茶都不敢碰,生怕……有人在警局给她下毒!”
赵官仁笑道:“谨慎一点是对的,女杀手刚刚被灭口了,在医院毒死的!”
“噗~”
钟瑶把刚进嘴的饭喷了出来,两名警察也给吓了一跳,显然还没有收到医院的消息。
“你喷什么饭啊,这饭是我吃过才给你打包的,要死也是我先死……”
赵官仁捏起手背上一粒饭,塞回钟瑶嘴里之后才开始做笔录,不过刚说了一个大概,问询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头缠纱布的张队长走了进来,还带着三名陌生的警员。
“金总!你跟我出来一下……”
医律 吴千语x
张队长表情严肃的招了招手,等赵官仁诧异的跟出去之后,他们又来到对面的空房间,关上门才说道:“金总!这位是国安的刘处长,还有他两位同事,想问问你们关于三名杀手的事!”
“哈~我就知道你们会来,那三个妥妥的间谍……”
赵官仁笑着跟三人握了握手,中年的刘处长诧异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在打斗的过程中有过交谈吗?”
“碎尸的负责狙杀设陷,女杀手观察协助,挨雷的外围警戒……”
赵官仁摊手说道:“而且他们用的遥控炸弹,自制的烟幕弹,宁愿自雷也不想被活捉,招式还是某种军方的杀人技,要是打手能有这素质的话,北江恐怕早就变天喽!”
“你说的没错,他们是我们查了一年多的间谍杀手……”
刘处长点头道:“他们非常善于伪装,曾有两名特警跟他们碰过面,结果一对一都被打倒了,而你一人打倒了他们三个,还有两个是近距离搏击取胜,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啊!”
“不一样!特警是想抓活口,而我是在拼命……”
赵官仁坐回去摆手笑道:“主要是我拿泥土撒了他们的眼,上来就放倒了男的,剩下个女人就容易对付了,但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好端端的怎么就惹上间谍了?”
“他们已经盯上你很久了,至少在一年半以前……”
刘处长坐下来说道:“根据这段时间的调查,他们身负多项任务,但暂未涉及国家机密,不过其中一项肯定是你个人,这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你身上有什么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张队长说道:“老金!不会是为了你的新技术吧?”
“不可能!哪有动刀动枪的商业间谍,还杀了这么多人……”
赵官仁抠着下巴说道:“我头部受伤失忆了,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但肯定不是为了技术,可能是我无意间发现了他们的上线,或者一个大间谍,再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想吧!”
“金总!感谢你的配合,想起什么请立即告诉我们……”
刘处长再次跟他握了握手,亲自带人给他做了笔录,等三人离开之后张队又关上了门,低声道:“大间谍怕不是卢明佳她爹吧,你为什么不跟国安说啊,还想自己查啊?”
“现在说岂不是打草惊蛇,再说这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还是等一等再看看吧,说不定主谋会自动浮出水面……”
赵官仁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出去,白楠等人已经被保镖送走了,钟瑶正跟两个男人在问询室说话,见他来了立即出门来到走廊角落。
“金哥!”
钟瑶掩嘴低声说道:“我公公派了两个人过来保护我,但我没跟他说小金库的事,我也不确定能找到!”
“小金库公开了就是遗产,怎么分你说了可不算……”
赵官仁小声说道:“你可以把两个保镖带上,但不要说干什么,我带人陪你去找小金库,找到了钱都给你,我只要孙玉麟记的黑账,解决了吴承光他们,咱俩才没有后顾之忧啊!”
“现在就去吗?我有点怕呀……”
钟瑶忐忑的拍了拍胸脯,赵官仁低头瞄了一眼,说道:“必须现在,去晚了让人给偷了怎么办,有我在你什么都别怕,对了!待会给你随个礼,等孙玉麟出殡记得请我吃席!”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席,找到小金库我请你吃大餐……”
龍珠超次元亂戰
“不!我只想吃你亲手做的……”
“我只会下面条,你吃么……”
“可以啊!你下面给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