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起點-935 驚現!虛空至寶!相伴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有情人终成眷属。
哥哥荣阳的爱情长跑终于换来了美好结果,在战友们、教师们的见证下,他风风光光的迎娶了新娘杨春熙。
两人完成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而对于荣陶陶而言……
在他的内心中,也完成了一次对所有亲朋师友的盛大道别,只是旁人并不知晓罢了。
而且,他还是一一道别。
因为在婚礼庆典结束过后,荣陶陶一直站在竞技馆门口,挨个送走了前来庆祝的宾朋。
“淘淘。”
“慢走啊,董教。”荣陶陶笑着对董东冬等人摆手,送走了这最后一波客人,他这才转头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嚯~!”荣陶陶一声欢笑,“这是谁家的美丽新娘呀?”
有了新娘在,自然而然的,新郎就被荣陶陶给忽略了。
杨春熙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拎着长长的婚纱裙摆,迈步上前,轻轻抱住了荣陶陶。
看得出来,杨春熙是真的很喜欢穿婚纱。
从早上迎亲到下午典礼结束,杨春熙就没有换过任何其他装束。
杨春熙轻轻揉顺着荣陶陶的背脊,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谢谢你的礼物,虽然给我吓得不轻,但是我很喜欢。”
“嗯嗯,胜陶一定也会很喜欢的。”荣陶陶笑着说道。
“圣陶?”
荣陶陶:“我哥让我给孩子取个小名,而且还要求带上‘陶’这个字。
胜陶,这个小名怎么样?
胜利的胜,荣陶陶的陶。”
杨春熙站直身子,不太确定的说道:“不好吧,这个名字太大了些。”
“我取的,怕什么。”荣陶陶咧嘴一笑,看到了随后走出来的几位父母,其中当然包括杨春熙的爸爸妈妈。
二老都是普通人,穿得特别厚。
“叔叔阿姨。”荣陶陶赶忙打招呼,顺势拍了拍杨春熙的手臂,“嫂嫂快别管我了,去照顾父母吧,一会儿我就送卡佳去机场了。”
然而杨春熙并未离去,而是握住了荣陶陶的手,满眼担忧:“阳阳跟我说,你要去虚空之地看看。”
闻言,荣陶陶眉头微皱,看向后方站着的哥哥。
这事儿告诉嫂嫂干什么?
她又帮不上忙,只能平添担忧。
“别怪你哥。”杨春熙柔声说着,“队里给了我们两人很长的假期。
我本想着,和你哥一起送爸爸妈妈回白山,刚才他向我告假,希望能陪你去南极大陆。”
荣陶陶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杨春熙满眼忧愁的看着荣陶陶,同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还是荣陶陶打破了沉寂:“没事的嫂嫂,遇到危险的地方,我会让分身去探查的。我就在南极洲大陆外围待着,不用担心我。
另外,你也不用给我哥哥假期,让他陪你一起回白山吧,好好享受蜜月。
这么多年了,该好好休息一下了,更何况……”
荣陶陶抬眼看向了哥哥:“你不用跟我去南极,想见我的话,你随时都可以来到我身边。”
“就这么定了。”身后突然传来了徐风华的声音,母亲大人失去了往日的平和,她的话语声威严满满,与命令无异。
荣阳默默的垂下了头,没有吭声。
徐风华意识到自己有些严厉了,她伸手指了指杨春熙的小腹,转眼看向了荣阳:“照顾好春熙,阳阳。”
“是。”
一众人就此道别,荣陶陶一行人将叶卡捷琳娜送去了松魂城外的机场。
大反派名單
与女帝大人依依惜别过后,荣家三口也陪着程媛、高凌式母女坐上了直升机,返回望天缺城。
在外飘了这么久,荣陶陶也打算亲自见见何司领,跟他汇报一下近况,并且请求他与华夏南极洲训练营交涉一番,制定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虚空训练营,这可是二十年前的产物。
事实证明,南极洲并不适宜开设营地,这一计划也早早搁浅。
当年,华夏倒是真的培养出了一批虚空魂武者,但却都是用命填出来的。
身处虚空地域内,将士们的死亡率实在太高,收益与付出不成正比,这一计划也不了了之。
直至此时,华夏也只在南极洲的最外围,南极圈外-南极半岛的末端占有一席之地。
目前也有少部分将士驻扎在那里,修行着似有似无的虚空魂法。
这么多年来,他们极尽所能寻找着破局之法,但进度极其缓慢,成果寥寥。
“呼~呼~”
直升机的螺旋桨隆隆作响,一路向北。
荣陶陶默默的望着窗外,看着北国的万里风光,望着那承载了他无尽记忆的三关城墙。
一座又一座,随着时间的流逝,依次掠过他的眼帘。
他本以为,一家人会安安稳稳的返回望天缺城,却是没想到……
当直升机穿越龙河之际,荣远山猛地睁大了双眼!
沉稳如他,竟一把抓住了徐风华的手腕。
“远山?”徐风华心里一紧,这么多年来,她从未见过丈夫如此失态。
荣远山眉头紧皱:“强大的能量源。”
徐风华:“龙河下有我们镇着的7条晶龙。”
荣远山:“不!除了它们,还有一个能量源。”
荣陶陶:!!!
不会是…不会是虚空至宝吧?
当年,安河叔遗落至此的虚空至宝!?
荣陶陶急忙道:“高凌式,你陪着妈妈继续返回望天缺,我们下去看看。”
高凌式:“好的。”
说话间,高凌式一手揽着程媛的脑袋,将母亲抱进了怀中。
随着直升机舱门开启,狂风大作,荣家三口直接坠了下去。
如此军事重地,直升机航线都是提前报备过的,将士们倒也清楚来者何人。
直至三人组稳稳落于龙河营地内,已经有一圈将士围上来了。
昔日里,徐风华孤独伫立于此二十载。
自天空旋涡不再下砸狂风暴雪之后,龙河之上也建立起了设备完善的大型军营。
荣陶陶杀穿雪境旋涡,给北方带来的改变不止如此,就比如说松魂城与松柏镇之间修建的民用机场。
放到几年前,游客们想要去松柏镇打卡,就只能先到爱辉城,而后在专员的陪护下,骑马进入茫茫雪境……
“首长!”
“徐魂将!”声声话语,只得到了荣陶陶的压手回应,他紧盯着父亲荣远山的面容,心中充满了希望。
之前,荣陶陶亲自探索过龙河,而且还是和高凌薇一起查探的。
但无论是荣陶陶的白云,还是高凌薇的闷雷,这两种至宝的感知形式,都没能扫描出来虚空至宝的存在!
而此刻,荣远山带着他的黄云至宝,通过最为纯粹的能量气息感知,终于寻到了虚空至宝的蛛丝马迹!
也怪荣家人回来的匆忙,曼烈飞机是直接降落在松魂-松柏机场的,但凡他们提前回望天缺一趟,荣远山怕是早就感知到了!
“开花,淘淘。”
“是。”荣陶陶率先召唤出了夭莲陶,而后脚下才开启御莲花。
如果半片夭莲不出去,那么莲花骨朵就是完整的实体花瓣,众人无法用肉眼看到外面。
夭莲陶直接开口命令道:“退后50米,全员戒备!”
荣远山和徐风华迅速来到荣陶陶身侧,在荣远山的指挥下,花朵一个起落,钻进了厚厚的冰层之中。
“轰隆隆…..”
“嘶~”
“嘶……”随着莲花钻头破冰,下方陷入冬眠的晶龙群纷纷惊醒,嘶吟出声。
荣陶陶下钻的动作一停,怒声喝道:“闭嘴!”
龙河下镇压的晶龙很多。
但没关系,只要有一条知道是荣陶陶来了,整个小族群也就都能消停下来。
它们不得不安静。
在徐风华、荣陶陶的绝对武力镇压之下,猖狂暴虐如晶龙,也得乖乖的蜷缩起龙身,安安静静的眯着。
趁着停下来的机会,荣陶陶开口询问道:“爸,方向对么?”
荣远山伸手一指:“这个方向,继续!”
“轰隆隆……”
莲花钻头再起,荣家人一路向斜下方钻去。
“嘶!”霎时间,一条晶龙又是一声嘶吼,冰河大肆震颤开来!
莲花钻头,钻得竟然不再是普通冰层,而是钻到了晶龙的冰晶身躯。
寒冰碎裂、冰河震颤之下,晶龙迅速甩开了尾巴。
连带着,多条晶龙纷纷钻开,似乎也很清楚荣家人要寻找什么。
“嘶……”
“呜~”
这一刻,徐风华的表情阴沉到了极致!
在丈夫和孩子面前,起码在荣陶陶面前,徐风华极尽可能的温柔和善,不愿将年轻时、她在战场上的狠厉一面表现出来。
她很想给荣陶陶一个温婉的慈母形象,然而此时此刻,徐风华的心态炸了!
随着几人接近虚空至宝,此处竟有晶龙群环绕?
这意味着什么?
晶龙群明显感知到了至宝的存在!
否则的话,龙河之大,它们为何偏偏聚集于此?
更让徐风华难以容忍的是,她脚下踩了足足20年的那条晶龙,应该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知道这块至宝存在于此!
足足20年!
这是万安河留给这世界的最后遗物。
经历过龙河之役的这条人质-晶龙,心里必然很清楚,这是徐风华的队友遗落的东西。
它就这样看着徐风华暗暗神伤,日夜自责,连战友最后的遗物都寻不到。
这么多年了,它一定也看到了一支支雪燃军团队辛苦寻觅、无功而返。
它必然也见证着荣陶陶、高凌薇钻头冰河,无头苍蝇似的漫无目的的搜寻……
徐风华本以为胜负已分,晶龙群已经真心归顺!
但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
无论雪燃军是否大发慈悲,留下了晶龙族的性命,畜生…永远都是畜生!
如果当时,荣陶陶杀穿了雪境之后,徐风华未能听劝,而是执意要宰了脚下的这条晶龙……
那么这条晶龙会不会为了苟全性命,而选择献出藏匿了20年的至宝?
“轰隆隆……”荣陶陶强忍着母亲的气息威压,继续下钻着莲花钻头。
厚厚的冰层尚未钻透,荣远山突然攥紧了荣陶陶的手腕。
“到了?”荣陶陶急忙停下。
一堆堆碎冰随着隧道滑落,不断砸莲花骨朵上,发出了“咚咚”的声响。
荣陶陶并不清楚自己下钻的具体长度。
毫无疑问的是,此次探索,远比他之前和高凌薇一起探索时下潜的距离更短。
毕竟在上一次,荣陶陶和高凌薇都已经钻进了涌动的江水之中。
荣远山指向正前方的实体莲花瓣:“最多2米,就在我们眼前。”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心情极度复杂。
安河叔早早就告诉了他,虚空至宝遗落至此。
而荣陶陶也来此搜寻过,最终无功而返。
虚空至宝,就这样一直静静的待在这里。
二十余年来与晶龙作伴,任无数魂兽自头顶走过,见证了一支支雪燃军部队的往返,更经历了这一方地域的历史变迁。
“妈妈。”
“嗯。”
“你开启丝雾迷裳,帮我挡一下隧道滑下来的冰块,行么?”荣陶陶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他早就察觉到了徐风华情绪不对。
但此时,荣陶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徐风华没说什么,直接开启了丝雾迷裳。
“咔嚓~”荣陶陶立刻收回了御莲花骨朵,脚下冰花炸裂,向斜下方走了两步,来到了冰窟隧道的尽头。
没有了莲花瓣的光芒,荣陶陶一手弥漫出了点点莹灯纸笼,另一手撑起了雪爆球,缓缓向前压去。
急速旋转的雪爆,疯狂碾磨着冰壁,吞噬着稀碎的冰碴。
“差不多了,小心!”荣远山强忍着心惊肉跳的感觉,颤声提醒道。
说实话,在荣远山的极力感知之下,给他带来危机感最大的并不是虚空至宝,而是自家的孩子荣陶陶……
荣陶陶急忙收起雪爆球,顺势召唤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呼~
弥漫的霜雾纷纷汇聚于大夏龙雀之中,还给了隧道一片清明。
荣陶陶随手一甩,将大夏龙雀插进了侧方冰窟中,他探脸向前,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却是看不到任何东西?
海洋魂技·海洋小灯!
荣陶陶一手探前,掌心中射出了明亮光芒,犹如探照灯一般,仔仔细细的查探着冰壁。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荣陶陶看到那平平无奇的球型冰壁,其中碎裂的纹路有一丝扭曲!
荣陶陶:???
今天是晴天
我的天!
虚空至宝就在面前,自己硬是拿着探照灯看了半天,才发现它的存在?
如果没有荣远山,怎么可能找得到这块至宝?
荣陶陶小心翼翼的探手过去,手指戳进了晶莹冰壁之中,浅浅一个指节过后,内视魂图中突然传来了一则讯息:
“发现虚空·二极时空·第一极·梦时。是否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