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第2890節 草率讀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安格尔虽然有心将拉普拉斯的定级,定在第四级。但这并不是现在立刻就能做决定的,还需要再等等看。
所以,他现在虽然也在和拉普拉斯叙说梦之旷野的事,但更多的还是以第二级为主,偶尔提一些与第三级相关的情报。
另一边,拉普拉斯自从进入梦之晶原后,就猜到安格尔肯定藏有非常大的秘密,尤其是在见证了梦海螺无限供给蜕鳞后,她更加确信这个猜测。在安格尔开口叙说梦之旷野时,拉普拉斯就有预感,安格尔要说的内容,肯定很惊人,但依旧没想到,会惊人到这种地步。
这完完全全是一个寄托于现实世界的另一个“超现实世界!”
是的,“超现实世界”就是拉普拉斯对梦之旷野的概括理解。
试想一下,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登录,都会抵达到同一个地方,就算是相隔数万里之遥,也能借此相逢,这是一种多么超现实的会面?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悲离之苦,哪怕是巫师也一样,很多时候你以为还会有下一次见面,但路远道长,前程如何谁也说不清,很有可能的你以为,真的只是你以为。而现在,原本以为今生可能都无法再见面的两个人,却可以通过梦之旷野,在此重逢。
这难道不就是超现实的世界?
而安格尔所提到的梦之旷野,还不仅仅有情报传输的简便性与相见的便利性这单调的功能。
通过安格尔的描述,拉普拉斯也已经知道,梦之旷野和梦之晶原应该属于同一类型的夹缝世界。
梦之旷野拉普拉斯没去过,但梦之晶原……她现在就在这里啊。
她见证了梦之晶原自诞生之后的种种。
按照梦之旷野和梦之晶原的同源论去推,梦之晶原能做到的,梦之旷野估计也能做到。如此联想,那岂不是操控梦海螺,也可以像蜕鳞一样,无限的将超凡物品供给到梦之旷野?
这就很可怕了,光是想想就能知道,一旦一件超凡物品可以无限供给,那这里面存在的利好以及可操纵空间,会有多么的庞大。
就拿这一次举例,拉普拉斯便将蜕鳞玩出了花。
在此之前,她完全没有机会去使用蜕鳞,也不可能随意的浪费蜕鳞;但在梦之晶原,她把蜕鳞完全当成了不要钱的消耗品,毫无顾忌的不停挥霍。
也因为不断使用,让拉普拉斯对于蜕鳞的用法有了更多的思考,就连控制蜕鳞爆炸的程度,拉普拉斯现在也掌握的十分透彻。
如果未来在现实里,她真的被迫要使用蜕鳞的时候,她对蜕鳞的操控、利用率都会比过去强太多。真到了背水一战,需要用蜕鳞的时候,哪怕只是提升一点点,都有可能决定战局的成败。所以,蜕鳞的利用率提高,利用效能被完全开发,是可以间接提升拉普拉斯实力的,也等于提高了拉普拉斯的保命能力。
而她现在也只是对蜕鳞的应用浅尝,就得到了无比大的回馈。
管中窥豹,足以借此看出梦之旷野的价值。
哪怕都还没提,拉普拉斯就已经想到了类似“无限炼金”、“无限制的超凡实验”等用途。
再将自己的想法与安格尔对证一下,拉普拉斯也不得不感慨,梦之旷野的可怕潜力。
同时,她也对梦之旷野的创造者——安格尔,也充满了好奇。
纵然安格尔在叙述的时候,绝口不提梦之旷野的创造者;但拉普拉斯也不笨,梦之晶原是在她的见证下诞生的,毫无疑问,这是安格尔的手笔。那梦之旷野,大概率也是安格尔创建的。
安格尔是如何想到的?又是如何做到的?
仅仅靠一个梦海螺,是不可能缔造出如此完整的世界的。
梦海螺真这么有用,过去又怎会被无数巫师评为最鸡肋的神秘之物?
只能说,梦海螺遇到了安格尔,才焕发了新生。梦海螺不是关键,安格尔才是关键。
不过,其他问题安格尔能说的都说了,关于这一点,他却是绝口不提。
哪怕拉普拉斯猜出安格尔是背后的主导者,安格尔也只是笑笑,含糊的带过去。
拉普拉斯也看出来了,或许,这里面涉及到了安格尔的隐秘手段。
拉普拉斯作为镜世界的“天命所归”,她自己也有一些秘密,这些秘密也不好随便的告诉他人,所以她也理解安格尔突然的讳莫如深。
拉普拉斯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光是这一次安格尔让她无限使用蜕鳞,加上这个惊天秘密,就已经足以回报这次帮助安格尔战斗的代价了。
所以,安格尔不愿意说,她也没有再追问。而是话题一转,聊起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梦之旷野?这名字和梦之晶原一脉相承,这应该是你取的名字吧?”
安格尔:“这要看你如何看待。”
拉普拉斯:“???”连这个问题也要含糊以待?
面对拉普拉斯的迷惑,安格尔一本正经道:“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取的不错,那就是我取的。如果你觉得这名字不怎么样,那就是一群人商量出来的。”
拉普拉斯:“……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不要脸的时候。不过,就算你说是一群人想出来的,我还是要说,名字不怎么样。”
安格尔喉中一噎,半晌后才幽幽道:“舐皮论骨不可取。”
拉普拉斯:“有些事情,见皮亦能见骨。”
安格尔:“……梦之晶原的名字是我刚才取的,并没有广为传播,还有修改的余地,拉普拉斯女士如果有什么更好的名字,不妨说出来听听。”
安格尔将球推到拉普拉斯这一边,拉普拉斯本可以直接拒绝,但她稍微迟疑了一下,导致她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这个时候再拒绝就有些示弱了。
于是,拉普拉斯还真的去认真思虑了一下,如果要她来取名该怎么取。
然而,直到最后,拉普拉斯也没有憋出任何一个名字。
倒不是说拉普拉斯想不出来,她的记忆里有不少漂亮的名称可以用,但最后她都没有说出口。
她隐约有感,对这方空间赋予名字,不是一件无意义之事。就像是魔神的真名,它代表了一种对“自我”的认可。
如果她真的要去命名,很有可能在抢夺这份认可。
拉普拉斯莫名有种底气,觉得自己真要抢,是可以抢得过来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底气来自何方,但她心中就是有感。
在感知到这种情况下,拉普拉斯就不能随意的去回答这个问题了。
经过谨慎的思考,拉普拉斯还是选择了憋住。
抢夺对“自我”认可的这件事难言大小。如果只是小事一桩,倒无所谓;可如果这件事涉及到了这方空间的未来,甚至于归属,那这就是大事了。她去抢夺认知权,等于动了梦之晶原的根本。
梦之晶原,好虽好,但隐藏在梦之晶原里的秘密,只有安格尔知道。
就算真的抢来了认可,拉普拉斯也不认为自己就能像安格尔这样,运用自如。
更进一步说,就算把梦海螺也抢来了,其实也没什么用。在其他人手中,梦海螺是鸡肋,是蒙尘的珍宝,只有安格尔让它焕发了光彩。而拉普拉斯不觉得梦海螺落到自己手上,也能如安格尔那般擦去梦海螺的尘埃。
更何况,以拉普拉斯也没想过要得罪安格尔。
不过,拉普拉斯虽然选择了憋住,不去取名,但她可不愿意被误解成没有取名天赋:“我仔细的想过,你让我来取名本身就是为了挑刺。而我取名取的再漂亮,只要你想找茬,还是能找出来。所以,我没必要配合你。”
摆出了姿态,拉普拉斯觉得自己回应的还不错。
不过,等了半天,拉普拉斯都没有听到回讯,她疑惑的转过头看去,却发现安格尔似乎完全没有听她的话,而是面露疑惑的盯着天空。
拉普拉斯顺着安格尔的视线望去,只看到蜘蛛魔怪在继续织网,其他什么异常都没有看到。
拉普拉斯疑惑道:“你在看什么?”
安格尔敛下眉,低声道:“没什么。”
拉普拉斯不信,但安格尔不想说,她也不可能问出来。只能嘴里低声喃喃几句,便将这个小插曲带了过去。
拉普拉斯觉得可以将这个插曲略过去了,但安格尔却还沉浸在之前看到的景象。
就在安格尔向拉普拉斯“征名”时,安格尔就隐约感觉到梦之晶原的运作出现了一些滞碍。
他仔细的去探寻,发现滞碍的源头是……蜘蛛魔怪。
而他抬起头看向那群蜘蛛魔怪的时候,蜘蛛魔怪也全部停住了织网工作,低下“鱼头”,用死鱼眼望向安全区。
只是,蜘蛛魔怪完全忽视了安格尔的视线,它们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拉普拉斯身上。
似乎,只要拉普拉斯说一句话,蜘蛛魔怪就会搞出大动作。
被六只蜘蛛魔怪的眼睛死死盯住,而拉普拉斯明明没有解除蜕鳞,却完全没有感觉,似乎与外界的气息隔绝了一般,只是陷入自我思绪中。
而安格尔知道,拉普拉斯现在正在思考的是如何给梦之晶原……改名。
安格尔心中一动,难道是名字的缘故?
如果拉普拉斯真的做出改名的意图,是不是镜世界意志就认定了她打算对梦之晶原攻城略地?
这个念头,只是无凭而生,但安格尔莫名觉得,这或许就是真相。
毕竟,拉普拉斯是镜世界的“天命所归”,她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很多事情。
一想到这,安格尔不禁背生冷汗……他好像向拉普拉斯问了不该问的事。
幸亏,最后拉普拉斯选择了放弃取名。
也是在拉普拉斯放弃取名的那一刻,天上的蜘蛛魔怪重新回归到了织网状态,仿佛之前那诡异的盯着拉普拉斯的一幕只是幻觉……
虽然最终这件事是虚惊一场,但安格尔是真的被吓出了一身汗。
安格尔此时沉默不语,对于拉普拉斯的嘲讽也没有反对,而是在心中默默的记下一笔:对梦之旷野的扩展版图,取名需慎重,看待取名这件事,更需要慎重,最好不要随意提起。
……
取名的问题没有再谈,安格尔重新聊起了梦之旷野,这一次,他说起的是梦之旷野的风土。
“梦之旷野还有妖精?母树文明?”拉普拉斯眼里闪过好奇:“贯穿天地的树,听上去有点像是‘根世界’啊。不过,根世界里诞生的都是绿皮的地底人,没有你描述的千奇百怪的梦植妖精。”
“你对梦植妖精有兴趣?”安格尔随口问道。
拉普拉斯不否认的点点头:“有点兴趣,基于梦界而诞生的妖精一族,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顿了顿,拉普拉斯又补充了一句:“我一直想制作一个妖精形态的时身,可惜,一直没有成功。你如果进入记忆之森就可以看到,里面其实有不少以热那亚的妖精为原型制作的时身模型。”
——热那亚是午农公国的边陲水都,也是著名的妖精之都。
“失败了无数次后,我最后才选择了制作拉普拉斯。”
“制作拉普拉斯?”安格尔疑惑的看了眼眼前的‘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不是我,是我的时身拉普拉斯。”
安格尔恍惚了好半晌才明悟,拉普拉斯说的是三时身之中的那个“兔子女孩”。
那个兔子女孩也叫做拉普拉斯。
而眼前的这个银发异瞳的屑女人,则是拉普拉斯本体的一个“分身”。
“所以,你的好奇,只是因为想要借梦植妖精的外形,来构建时身?”安格尔问道。
拉普拉斯没有否认,点点头:“是的。”
“我觉得你不该叫拉普拉斯,应该叫暖暖。”安格尔低声喃喃。
拉普拉斯疑惑看过来:“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安格尔本来还在想要找什么借口敷衍过去,可突然间,他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右眼微微闪过绿光,望向了远方:“我是说,时机好像要到了。”
……
时机快要到了?
拉普拉斯立刻被吸引了注意,下意识的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只是,哪怕有蜕鳞的能力加成,拉普拉斯也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变化。
“你是怎么判断时机的?”拉普拉斯好奇的看向安格尔。
而安格尔的反应,则是低下头不吭声。
安格尔现在也大致了解了拉普拉斯的性格,拉普拉斯有疑惑就会问,但她也懂得点到为止。如果察觉到安格尔并不想要回答,她也不会追问。
所以,面对拉普拉斯的疑问,安格尔就算选择沉默,也不用担心得罪拉普拉斯。
而此时,安格尔就选择了沉默。
主要是这件事,涉及到了第五级的情报。
他判断时机是否成熟的依据,是……魇界气息。
当梦之晶原的魇界气息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魇境主体就会随之诞生。
而这个所谓的“一定程度”要多少?这个就很难判断了。
梦之旷野的时候,魇界气息只是弥散了很少的区域,大概连梦之旷野的百万分之一的地方都没有,魇境主体就出现了。
而梦之晶原,安格尔还无法做量化,但是魇界气息应该比梦之旷野弥散的区域要更大一些。
也因此,这个“临界点”是多少,可能各个世界都不一样。
拉普拉斯见安格尔不回答,也的确没有就此再追问,而是换了个问题:“既然你觉得时机到了,你现在是准备将记忆之森带进来吗?”
安格尔:“还不急。”
安格尔闭上眼,用上帝视角感知了一下魇境主体的诞生区域……距离这里十分遥远。
睁眼后,安格尔本来打算直接下线,先去魇境主体的位置等着。
不过,当他抬眼看到拉普拉斯的时候,心中突然一动:“你……你想去其他地方看看吗?”
拉普拉斯怔了一秒,才用疑惑的语气道:“什么意思?”
安格尔:“梦之晶原其实很大,不打算去其他地方瞧瞧吗?或许,机会就这一次。”
机会就一次?拉普拉斯表情更迷惑了。
这一次,不等拉普拉斯询问为什么,安格尔便给出了回答:“梦之晶原是初生的空间,它随时有可能再破碎,所有有一定的概率,机会只有这一次。”
拉普拉斯这回听懂了,不过,按照安格尔所说,只要挺过清剿者,梦之晶原就会稳定下来,而现在清剿者只剩下蜘蛛魔怪了。用记忆之森对付完蜘蛛魔怪,梦之晶原不就可以保住了吗?何来破碎一说呢?
拉普拉斯本想就此询问一下安格尔,只是没等她开口,安格尔便道:“要不要去,由你自己决定。如果你不去,就留在安全区也可以;如果你想要去其他地方瞧瞧,那可以先下线。”
“下线的方法很简单,尝试激活思维空间里那些沉寂的能量即可。”
话音落下,安格尔的身影已经开始变淡,很快便消失在了梦之晶原,显然已经回到了现实中。
拉普拉斯在沉思了片刻后,也决定按照安格尔所说的方法去试试。不管最后她去不去梦之晶原其他地方看看,至少要先尝试一下,所谓的“下线”能否成功。
之前安格尔在讲述梦之旷野的时候,拉普拉斯就已经知道所谓的登录、上线、下线的概念。这些词语不是常规的造词风格,但理解起来并不艰涩。
而下线,就是离开梦之晶原,回到外界。
“只需要激活思维空间里的沉寂能量?”拉普拉斯低声嘀咕了一句,按照安格尔的方法,闭上眼进入了思维空间。
高橋同學在偷聽
和人类巫师的思维空间不一样,拉普拉斯的思维空间并不是虚无一片,也没有什么精神力模型,这里全是镜面,无论前后左右,还是天上地下,都被无数镜面所填满。
每一个镜面里,都有一个人影。
如果仔细看,吟游诗人路易吉、占星术士格莱普尼尔还有兔子女孩拉普拉斯,都在这些镜面之中。
以往,拉普拉斯可以通过这些镜面,直接联络自己的时身。
但当她来到梦之晶原后,这些镜面就变得死寂起来,聚合能也没办法调用。
如今,重新来到思维空间,拉普拉斯开始思虑起来:所谓的激活沉寂能量是什么意思?
聚合能完全不能调用,怎么去激活?
拉普拉斯沉思了片刻,尝试着将自己的意识体,融入聚合能。
然后,通过意识去激活聚合能。
效果……依旧无用。
不过,虽然没有成功激活聚合能,却让她隐约感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梦桥。
当感知到梦桥的时候,拉普拉斯若有所思。
半晌后,她将所有的意识,全都聚集在一起,朝着梦桥涌去。
下一秒,拉普拉斯便感觉周围的世界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就像是被水淋湿的油画一般,开始迅速的褪色。
当所有的色彩褪尽,拉普拉斯已经彻底离开了梦之晶原。
她缓缓的睁开眼,周围是熟悉的映照空间气息……思维空间里那些沉寂的聚合能,也重新恢复了正常。
包括与路易吉、格莱普尼尔等时身的联系,也重新恢复。
虽然一切都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但拉普拉斯的表情却隐隐有些失落。
其实,被蜕鳞包裹的感觉还不错……如今,虽然回到了现实,但蜕鳞也消失不见。纵然穿着一袭华服,拉普拉斯还是觉得,没有蜕鳞那种紧缚感让她安心。
在拉普拉斯比较着镜世界与梦之晶原差别的时候,她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准备好了吗?”
拉普拉斯抬头看去,看到的是不远处,向她发出邀请的安格尔。
拉普拉斯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安格尔所谓的邀请,是去看看梦之晶原的其他地方风景。
拉普拉斯迟疑了片刻:“现在就去?怎么去?”
安格尔:“重新睡一觉就到了。”
意思是,才下线又继续上线?可上线就能去梦之晶原的其他地方了吗?拉普拉斯一脸迷惑。
拉普拉斯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并没有询问,而是目光看向了身边的“盆景”。
“记忆之森不带进去吗?”
安格尔:“记忆之森进入梦之晶原的时机还要再等等。”
拉普拉斯狐疑的看了眼安格尔,最终还是点点头:“好。”
安格尔笑了笑,伸出手指对着拉普拉斯的眉心重新一点。
拉普拉斯没有抵抗,任由入梦之术生效。
数秒后,拉普拉斯再次来到了梦桥。
此时,拉普拉斯对于梦桥已经没有那么陌生,顺着梦桥往前走,很快,她便看到了熟悉的大门。
“是要进去吗?”虽然周围没有人,但拉普拉斯还是问道。
空气安静了片刻,安格尔的声音传来:“是的,来吧,这里的风景比之前的地方要好看很多。”
听安格尔的语气,她再次上线的位置,不再是安全区了?
这是怎么回事?安格尔怎么做到的?
拉普拉斯带着疑惑,向前迈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