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雀道天涼-第七百五十三章 那張桌子分享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诡异降临到我身边
这本日记有点东西。
其中竟然有着关于搭建这座小别墅的记录,而且劝丈夫搭建别墅的竟然是妻子的情夫,而不是什么所谓的大师。
那么,事情就好像变得有些不一般了啊。
姑且记下。
合上日记。
在日记中,妻子也说了,她有写日记的习惯,在出轨之后,本不应该将这些秘密写进日记中,但是她已经习惯了,而且……这样更刺激。
与其说妻子追求的是浪漫,不如说妻子想要的是刺激。
日记中还描述过妻子背着丈夫藏日记本的事情,还有几次险些被丈夫发现,刺激的妻子都湿了。
大概是吓出了冷汗。
最后妻子将日记藏在了丈夫书房数架的书中,一想到平时丈夫坐在书房谈生意,丈夫身后的书架中就藏着关于妻子出轨的证据……
只能说真会玩。
果然,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除此之外,丈夫也将写满了给妻子情书的笔迹藏在了妻子出轨日记的附近,啧啧啧。
这些书可能曾经散落后,过来者重建了这里,将这里的书归位,但想来整理书籍的人也没有翻看过这些书,不然这本日记应该轮不到凉风来收藏。
将日记塞进藏尸包。
然后凉风继续翻找起来。
在翻遍了所有的底层藏书后,凉风竟然在剩下的书中找到了第三个被藏起来的日记本。
话说这一家人就没有别的地方藏东西了是吗?
但一想到外面的家居布置,发现确实这里最保险。
Oenshita病房24時哈萊姆入淫生活
藏木于林了,属于是。
只是这第三本笔记本就显得和前两本笔记本不一样了,因为这本笔记本显得更加破旧,封皮上好似沾染过什么液体,使得封皮上出现了大片的黑渍。
不仅如此,这本笔记本附近的两本杂书的封面上也沾染上了同样的黑渍。
用鼻子贴近笔记本闻了闻,除了老书特有的气味之外,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臭味。
翻开笔记本。
笔记内也被同样弄脏了一样,有着大片漆黑,很多字已经看不清了,但是从能看清楚的字和线条上能够看到,这应该是一本记录笔记,上面有着一些小动物的绘画,旁边还有文字记载。
【长度……】
【反应……】
【解剖……】
是实验笔记?
这本笔记本中的内容并不多,只有寥寥几页有着内容,更像是在写下大概的思路,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内容。
只有最后一页上写了两行特殊的字。
【全部准备好了,可以开始最后的实验了。】
【实验成功!】
最后这两行字应该是相隔了一段时间分别写下的,而且“实验成功”四个字并不潦草,被写得工工整整。
如果不是慎重去写,那么就是说,写这四个字的时候,握笔的人并没有特别喜悦。
是因为对实验结果早有预料?
但实验又是什么?
“实验啊,麻烦。”凉风有点厌烦实验这两个字了。
流浪漢轉生 ~異世界生活太自由了
不仅是因为白天参与了萧潇的实验,还有凉风记得,【医院】中就有某些存在在进行特殊的誓言,关苼小姐就是实验的牺牲品。
又随意翻了一遍这本笔记,后面都是白页。
简单思索了一下,凉风拿着笔记起身。
丈夫和妻子的笔记本都找到了,那这本笔记本的主人,可能就是在这栋别墅里居住过的第三个人了——妻子的情夫。
而且妻子的情夫身份一定并不简单。
引导丈夫在井口盖上了一栋小别墅,又好似在秘密做着什么实验。
事情意外地变得复杂起来,那个发给他的消息,显然并不是空穴来风。
再没更多的发现之后,凉风带着笔记走出了书房,站在书房的门口,凉风默默地开启了【索骥者】。
手中握着笔记本作为线索,【索骥者】让凉风看到了一些之前无法看到的东西。
淡淡的蓝色光丝从笔记本上飘起,飘到了主卧的方向,凉风跟了上去。
凉风奇怪的样子引起了正在主卧中施工的白百灵和未羊的注意,只是凉风并未搭理它们,双眼盯着其他人看不到的蓝色光丝。
蓝色的光丝在主卧中汇聚,化作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在一旁还有一个蓝色的虚幻笔记本。
男人开始行动。
只见男人好似对谁说了什么话,又如表演哑剧一般,在忙碌着什么,给凉风的感觉,与在做实验的萧潇有些相似。
最后男人好像很开心,凭空在一旁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或许那里曾经有能用来放笔记本的桌子。
凉风看向了手中的笔记本,这就是笔记本曾经的经历吗?
男人带着笔记本起身,转身走出了主卧,踱步走向了书房。凉风跟在后面,站在书房的门口,看向书房中男人的动作。
来到书房的男人很开心的样子,将笔记本随手插进了数架的底部,然后又在一旁的数架上翻找起来,不时地抽出一本书,翻阅着。
等等,男人抽书的位置。
凉风眯起了双眼,他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几个位置,就是丈夫和妻子的两本笔记本所藏的位置。
巧合?
看了一会儿东西后,男人好似被惊动,将手中的东西插回数架,然后踱步来到了桌子前,靠着桌子,注视着门外,露出了一个笑容,好似在张嘴说着什么。
与男人对视,凉风意识到,男人是在注视着他所站的位置,在诉说什么。
但绝对不是和他。
而是在当初那个时候,自己所站的位置,有另一个人!
光影消散,一些消失不见。
只是凉风却没有行动,他继续注视着书房里的情况,眼神却愈发严肃认真。
喵~
凯萨琳好似察觉到了凉风的情绪,跳上了凉风的肩膀,蹭了蹭凉风的脸颊。
“凉风,要不要做一些快乐的事情。”
凯萨琳抬起了自己的尾巴。
“……”
凉风抬手抚摸了一下凯萨琳的背部,安抚着凯萨琳。
刚刚凉风之所以是那般表情,是因为凉风从刚刚男人的动作,发现了一件事。
男人是靠坐在了书桌上。
不是幻影的书桌,而是现实的书桌!
再次踏进书房,凉风注视着那张被白布罩着的书桌。将白布掀起,下面是一张看起来很有年头的老书桌。
这张书桌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这张书桌,和当初男人所靠坐的书桌被摆放在了同一个位置?
不仅如此,书架的位置好似也与以前相差不大。
“我好像一直都忽略了一件事。”
“老常说这一家人都因为房子坍塌而死,那后来是谁拥有了这个别墅的所有权,以及复建了这栋别墅?”
江如龙 小说
就在凉风思考的时候,凉风感觉裤脚被人拉动。
低头一看,是一张紫青色的鬼婴脸。
鬼婴在地上爬过来,告诉凉风,地面打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