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諸天苟仙》-第五章祖龍開小會展示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归墟之地,暗无天日,青铜色的古朴大殿被一层层碧蓝色的流水包裹,重重元气缔造了枷锁牢笼。
大殿内,一座高台之上,一袭紫衣的黑帝祖龙端坐其中,面容威严,双眼微眯,仿佛能够洞穿虚妄,看到万物。
牢笼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如果需要,轻轻划开龙爪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撕开重重枷锁,破除诸天大罗设置的封印。
但破开之后,又该如何?
总不能让天外飞来一柄诛仙剑吧。
祖龙随时随地都可以出去,但他不打算自己走出去,必须要让诸天大罗请着他出去。
要让这个时代需要祖龙,需要一个力挽狂澜者。
伏羲的邀请是一个契机,洞阴大帝的合作就是一个转折点。
祖龙心中谋划,在盘算,他的目光触及过去未来,落子万古,俯览诸天。
漫畫大賞排行榜
但他手下的大罗,却有想法。
殿堂之内,九尊气息如渊,超脱无上的龙神伫立,祂们身上有龙的特征,但又有自己独立的特性。
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
都是走出自己道路的龙族大罗,他们象征龙族包容万千,分支无数的血脉大道。同时也是龙傲天,水晶宫,种马大道的代名词。
“陛下,真要与洞阴帝君合作吗?”龙子囚牛惆怅问道:“那位跟咱们关系,起码是不共戴天啊。”
其余七位龙子纷纷点头,这些年,他们也是见识过洞阴帝君的手段的。
至于霸下,他在睡觉。
祖龙缓缓睁开龙瞳,注视囚牛片刻,嗤笑一声:“你们的心太小了,始终牵挂着一个黑帝的位置。”
“你们有几个是想着父子传承,然后成为新一代黑帝的!”
在祖龙直直的注视之下,九子有八子纷纷低下头颅,有一个黑帝老爹,谁没有上位掌权,接过龙族接班人位子的念头。
至于霸下,他在睡觉。
“你们啊,终究是不如那个姓洛的。”祖龙不禁冷笑一声,紧接着有叹息一句:“老祖我虽然跟洞阴帝君仇深似海,可谓是不共戴天。”
“但也佩服洞阴帝君确实是一个人物,拿得起,放得下。”
“往日里没有个架子,可一旦到了搏命,抢先的关键时刻,就是四个字,死不要脸。”
“区区阻道之仇,说放下就放下,先天七大真水,黑帝业位何等珍贵,竟然舍得拿出来做赌注。”
代孕罪妃
“就是这份心气,你们九个兄弟可曾比得上?”
“父亲。”形似狮子的龙子狻猊上前一步,沉声道:“洞阴帝君手段多,后台大,我们自然比不得。”
“但是与其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反观我龙族家大业大,只要稳打稳扎,步步蚕食,必定能成就盘古大业。”
龙子螭吻赞同地点点头:“五哥说得不错,我龙族除开天龙,真龙,应龙不谈,单是我神龙一脉就是群英荟萃,可谓是优势在我。”
“洞阴帝君座下大罗天尊,太乙道君三三两两,不像是能成事的气候。”
祖龙失望地摇摇头,自家这几个龙子当当先锋官,冲阵杀敌倒是一把好手,论到布局万古,一个个都是下九流的棋手。
天龙一脉固然强大,但是有鸿钧道祖盯着,四季古神看着;真龙一脉的老大青龙一直有自立门户的念头。
至于应龙,她压根就不是龙族的人,她是神道之妃,祂是龙神。
应龙归来,祖龙最多给她一尊龙王尊位,开辟一条龙族分支,而在神道,应龙是天后,同太一氏共享权柄与荣耀。
如此差距,是个傻子都清楚偏向谁。
最最最关键的一点是,天龙,真龙,应龙,他们的体积太大了,吸引了无数的目光,牵一发而动全身。
假如他们想要支援祖龙,就会有大罗察觉,一个大罗知道了,全体大罗也就都知道了。
那还下个屁棋局!
藍幽若 小說
落子万古,布局洪荒讲究是一个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靠的是一个出其不意,玩的是一个意想不到。
光靠实力去镇压,迟早会被推翻,世间最不缺的就是想要造反的豪杰与幕后暗搓搓下黑手的大罗。
祖龙依稀记得,数十个盘古纪元前,三清势力达到了巅峰,洪荒内部,混沌之外,分支旁系,大罗云集,道君如雨,那叫一个辉煌。就算是人族神仙都得领一个道籍,龙族大罗都被编入道经中。
任何大罗都要向三清势力靠齐,任何帝王想要登记都要真人授箓。
那一个盘古纪元,元始天尊占据先天五德大道,灵宝天尊占据先天五运道,道德天尊占据先天五太大道,其他盘古占据两条大道已经是圆满了,人家三清直接占了十五条先天大道,几乎四九大道的三分之一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盘古正宗,这就是盘古嫡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并且在第二个盘古纪元,三清就开始闹分家了,道德天尊要一气化三清,元始天尊要做盘古元始天王,灵宝天尊要做太上大道君。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自满则败,自矜则愚。”
祖龙轻声一叹,转而望向正在睡觉的龙子霸下,咳嗽一声惊醒霸下。
“火云洞那边怎么说。”
霸下上古时代常驮着三山五岳,在江河湖海里兴风作浪。后来大禹治水时收服了它,它服从大禹的指挥,推山挖沟,疏遍河道,为治水作出了贡献。
也算是因祸得福,其他八子困在太极大罗多年,唯有霸下接着人族气运功德,再进一步,触摸到太素的门槛。
正因如此,霸下成为祖龙与人族沟通的桥梁。
背负石碑的霸下懒洋洋睁开双瞳,有气无力道:“大禹那家伙说了,一切照旧。”
“只要不把人族搞崩了,大一统随便你来。”
祖龙颔首示意。
“……嗯,还有事情吗?”霸下极不情愿开口问道,说话实在太费力气,如果不是祖龙询问,他懒得说。
“没有了。”祖龙扶额,挥了挥手。
“哦。”霸下满意地闭上眼睛,沉浸在梦中,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河图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