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兩千零六章 殺俘不詳看書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张行成心里一阵阵发寒,害怕稍后程咬金当真对他痛下杀手,赶紧表态:“卢国公战功赫赫、兵权在握,各家唯有倚重之意,焉能心藏龌蹉、自毁长城?卢国公您多虑了!不过您的意思在下会一字不差带回去,也会讲述当下局势非死战便能扭转,定要让各家权力支持您入主兵部,进而在不久之将来掌控大唐所有军队!”
这一点他自信可以说服各家家主,李勣如今几乎与山东世家分道扬镳,程咬金便是他们在大唐军方最后的势力,若能将程咬金扶上兵部尚书的职位,节制天下兵马,何乐而不为呢?
“呵呵。”
心梦无痕 小说
淨無痕 小說
程咬金冷笑两声,对张行成的保证不置可否,端起茶杯,淡然道:“行了,吾会相机行事,回去让那帮老家伙莫要出什么幺蛾子,否则局势崩坏,谁也不知道终究会变成什么样。”
“喏!在下告退。”
见程咬金有送客之意,张行成不敢久待,起身施礼之后退出大帐。
等随行仆从牵着战马过来,一行人翻身上马,快马加鞭驶出军营。迎面而来的微风夹着雨丝,身上一片冰凉,张行成才知中衣早已被冷汗浸透。
方才那一刻,他真真切切感受到程咬金涌起的杀意……
不愧是被成为“混世魔王”的大佬,各家家主意欲将其完全掌控任凭驱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甚至于若搞不清状况从而激怒了程咬金,既有可能遭受剧烈反噬。
天空中乌云翻滚,微风带着雨丝倾泻而下,四野苍茫天色晦暗,似乎每一处树林之中都隐藏着一队悍卒,等他去到近前便会冲杀而出……张行成不断催加马速,向着城南方向一路狂奔。
*****
骊山脚下,军营之内。
李勣喝了口茶,目光从窗外飘飞的细雨收回,投注到手中摊开的战报上,面无表情。
下收出,刚刚赶到此地的周道务风尘仆仆,往昔俊秀的面容又黑又瘦,双眼布满血丝。他在返回大唐路上听闻李二陛下坠马受伤,便知道接下来必将迎来大唐内部的权力剧变,所以在辽东躲了一个冬天。结果局势当真如他猜想那般糜烂,只不过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由于过冬物资的严重匮乏,导致押送的俘虏大片大片死亡,即便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亦是饱尝冻疮之苦,行动费力、深有残疾,成为巨大的累赘,狠心之下干脆予以坑杀……
杀俘乃是大罪,所以他拖拖拉拉不肯在局势尚未明朗之前返回长安,一心想着等到东宫覆亡、新的储君上位,自己这个当朝驸马、统兵大将必会受到拉拢重用,眼前犯下的罪过会被轻轻放下,不予追究。
结果东宫反败为胜,一举将关陇叛军彻底击溃……
紧接着,李勣的军令抵达,让他快马加鞭返回长安汇合。周道务再是满心不愿,又岂敢违抗李勣军令?只得丢下大部队,率领亲兵昼夜兼程,疲累不堪的抵达此地。
另一边,张亮捋着颌下胡须,语气不善:“鄂国公疯了不成?如此几次三番的违抗军令,军中议论纷纷,大帅当予以严惩,以正军纪,否则人人效仿,这部队可就没法带了。”
军中最重纪律,以此彰显公平公正,否则无数生死不惧的男儿如何做得到令行禁止?尉迟恭先是擅自奔赴终南山大云寺,试图抵挡左武卫救援关陇残余,继而又屯驻灞桥之东,与灞桥西边的左武卫隔河对峙、剑拔弩张,如此置李勣之军令于不顾,在军中掀起轩然大波,导致军心不稳、流言四起。
毕竟关陇起兵之后肆虐关中,李勣手握数十万大军却无动于衷,早有人猜测他要么等着东宫覆灭之后趁机剿灭关陇另立储君,要么事先已与关陇缔结盟约、达成交易,只等着坐享其成。如今坐视尉迟恭受关陇之命四处奔袭,似乎已经印证了李勣与关陇之间存在交易,否则为何不将尉迟恭以军法治罪?
如今东征大军之中与关陇有所瓜葛的已经极少,大多数对关陇起兵之事感到愤怒,一旦认定李勣与关陇之间存在交易,会马上导致军心涣散,军队内部产生分裂。
即使為灑落的牛奶而嘆息
李勣放下手中战报,看了张亮一眼,道:“郧国公这般热衷军事,本帅甚感欣慰。不如就由郧国公手执本帅之军令,入右侯卫将尉迟恭擒拿归案,由军法严惩,以儆效尤。”
张亮吓了一跳,连忙摇头:“万万使不得!鄂国公如今罔顾军令,听命于关陇,谁若贸然前往右侯卫,岂不是往他刀口上送?非是在下怕死,实在是此等死法毫无意义,应当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他真怕李勣颁布军令让他赶赴右侯卫擒拿尉迟恭……
怕死是一方面,另外他与长孙无忌私底下有约定,若由他将尉迟恭擒拿归案最后被李勣治罪,致使关陇最后一支军队溃散,长孙无忌还不得找他拼命?
李勣喝了一口茶水,到:“郧国公是个明白人,正是这个道理。鄂国公固然违抗军令,但假如此刻以强硬手段治罪,必然引发剧烈冲突,使得本就紧张的局势火上浇油,愈发难以控制,吾等当以大局为重。”
张亮连连颔首,再不敢多言。
李勣这才看向周道务,语气冷淡:“周将军先一步押解俘虏返回大唐,何以本帅数道军令敦促之下,却迟迟不肯自辽东启程,如今方才姗姗来迟?”
周道务赶紧起身,单膝跪地:“末将自平穰城撤离,选择陆路过辽东返回大唐,孰料半途遭遇暴雪,连绵数日,道路无法通行,兵卒冻伤无数。只得暂时逗留辽东城,待春日道路畅通之后,再度启程。”
杀俘乃是大忌,一旦朝中御史、天下名士们因此鼓噪,李勣很可能将他丢出去平息众怒,这令他心惊胆战。
然而最怕什么,却往往就来什么……
李勣站起身,负手居高临下凝视周道务,缓缓道:“本帅接收数十封举报你虐待俘虏、甚至为了减少负担残杀俘虏的信笺,不知周将军对此有何解释?”
周道务浑身一震,吓得面色发白,急忙辩解道:“大帅明鉴,这是污蔑啊!诚然,末将押送之俘虏死伤惨重,但皆因辽东暴雪、天灾难挡,军中又严重缺乏越冬物资,这才导致俘虏大批伤亡。不仅仅是俘虏,便是军中兵卒亦是颇多伤亡,末将总不能虐杀自己麾下弟兄吧?此等指控简直丧心病狂,还望大帅明察秋毫!”
李勣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缓和:“周将军奉命押送俘虏,本就是一桩苦差事,本帅也相信是遇上暴雪导致俘虏伤亡惨重……但是你要知道,此番东征虽然覆灭高句丽,但是咱们数十万大军却是功败垂成,灭国之功是人家皇家水师的。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靡费无数钱粮,最终功亏一篑……这种事总是要有人来承担责任的。”
未來態:不朽神奇女俠
“额……”周道务愣了一下。
他自幼长于宫门,出身世家,见惯了朝政争斗、争权夺利,所以对于李勣的说法他是认可的。任何事最终都需要有人承担责任,或者是功,或者是过,似这等举国之战最终铩羽而归,且导致李二陛下重创昏迷、生死不知,那是一定要有人承担责任的。
可问题在于,他周道务连个统兵大将都算不上,接受的更是押送俘虏这样的任务,总不会有人将兵败的责任扣在他的头上吧?
一旁的张亮幽幽插了一句:“虐杀俘虏,有伤天和,圣人所不为也……如今长安城内许多人都在鼓噪,说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正因吾军虐杀俘虏,这才导致上天降怒,使得此番必胜之战变故陡升,最终功亏一篑……更甚者,有人言及正因周将军虐杀俘虏,所以因果报应,遭受天谴,才使得陛下意外受伤坠马。周将军,这些舆论对你非常不利啊。”
“啥?!”
周道务如遭雷噬,整个人都傻了,脸色煞白不知所措。
老子不过是押送几个俘虏而已,居然也能跟东征大军铩羽而归扯上干系?陛下坠马也能归罪到老子身上?
愣忡半晌,周道务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梗着脖子叫道:“大帅,末将冤枉啊!陛下千金之躯,焉能因为末将微末之流而遭受天谴?更何况俘虏大批伤亡乃是入冬之后,那个时候大军已经自平穰城开始撤回国内,根本全无干系啊!”
他太明白舆论的厉害,有一个词叫“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当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指责于你,你究竟干没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层往往会将你处理来平息民怨、消弭舆论。
就算是当朝驸马又如何?
公主无数,驸马也无数,与政权稳定、舆论导向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李勣叹气道:“你是本帅麾下,本帅岂能不予以回护呢?只不过杀俘之事影响甚大,不可能消无声息的予以平息。不如这样,你即刻返回长安,觐见太子殿下交卸军务,恳请太子出面为你正名,如此才能安然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