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手下敗將而已閲讀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补罗稽舍二世看着身后,这个时候的峡谷之中,浓烟滚滚,火焰冲霄而起,惨叫声传的老远,补罗稽舍二世脸色苍白,可以想象,这个时候的峡谷就好像是炼狱一样,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会被活活的烧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会被浓烟活活的熏死,更多的恐怕还会践踏而死。
狭长的峡谷之中,将士们奔跑不方便,大军在一起,十分拥挤,混乱之中,这些将士哪里能正常行军,安全撤退?肯定是互相践踏,最后是伤亡惨重。
“大夏为了这次伏击,也不知道投入了多少火油?”身边的大将十分庆幸的说道:“还是陛下英明,否则的话,现在是我们在冲锋陷阵了。”
补罗稽舍二世却到自己闻到的那股刺鼻性的气味,当时他没有注意,总认为是双方厮杀所导致的,现在想起来,恐怕这是敌人早有预谋的,用鲜血的气味这样火油的气息,唯有如此,才能瞒过那些总督们。
果然,在战场,这些家伙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甚至就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一切都被敌人轻松骗过,等到敌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浓烟滚滚,根本就不能停留了。
“这个大夏皇帝实在是狡猾的很。”补罗稽舍二世心中生出一丝害怕来,谁也不会想到,在前不久才发生的火烧峡谷事件,没过几天,事情再次发生,这次一口气烧了数万大军。也不知道这里面死伤多少人。更重要的是士气。
可以想象的到,这个时候,这些联军此刻的心情,面对大夏军队,恐怕对方每走一步,自己这边的人都会认为这里面有阴谋诡计,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束手束脚,生怕中了对方的诡计,打仗也会变的十分的憋屈。
这个时候,峡谷中已经有溃兵逃出来,只见这些人盔甲歪斜,丝毫看不出当初华丽的模样,脸上多是慌乱之色,加上黑烟,更显得十分狼狈。
这些士兵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口中不时的喊着“魔鬼”,面色惶恐,好像是看到恶魔一样,补罗稽舍二世知道这些人心里已经承受不住更大的打击了。一旦上了战场,碰到大夏士兵,未战先怯,根本不敢和大夏士兵硬碰硬。
“该死的大夏。”补罗稽舍二世心中一阵暗骂,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下令撤军,眼下已经失去了决战的可能。就算是遮娄其王朝,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决战的心思了,将士们都很惧怕同样的命运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猛然之间,补罗稽舍二世忽然有种想撤军的念头。这场仗继续打下去,结果未必和自己想象的一样。
“陛下,不管怎么说,这次损失的也是那些总督们的兵马,失去兵马的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城池。”身边的一名亲卫安慰道。
“不错,你说的有道理,这些死的好啊,他们若是不死,我怎么有机会轻松的接管他们的城池呢?”补罗稽舍二世想到了一点,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刚才的担心瞬间消失一空。
虽然两场战争死了不少人,但补罗稽舍二世并没有生气,他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让大夏和这些总督兵马两败俱伤,现在终于实现了,大夏兵马应该也损失了一些,而各大总督的兵马损失就更多了,一把火烧了下去,伤亡惨重,将士们士气低落,在很短的时间内,恐怕恢复不过来。
而自己也能借的机会,将这些城池尽数占据,总督们在没有足够兵力反抗自己的时候,是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归顺自己,还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富贵,但是落到大夏手中,连性命都保不住,这就是差距。他相信,那些总督们肯定会做出最正确选择。
刚才的失落,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补罗稽舍二世率领大军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败兵的到来,大夏士兵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越过峡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这些总督们脸色不好看,率领自己的残兵败将站在补罗稽舍二世面前,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这些家伙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在补罗稽舍二世面前表示一二,耀武扬威一番,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打脸了。对面一把火将自己麾下的兵马烧的一干二净。
“诸位,虽然诸位现在还不是我的手下,按照道理,我是没有资格说你们的,但眼下的事情和以前不一样,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阴险狡诈的敌人。我们应该联手,团结一致,统一号令,可是现在因为诸位的缘故,导致我们损失惨重,诸位接下来准备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补罗稽舍二世目光扫了众人一眼,脸色并不不好看。
“还请陛下示下。”王舍城总督脸上是羞恼之色,一闪而过,他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自己麾下的兵马居然被敌人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失去兵马的自己,还有底气站在这里吗?所以此刻的他,脸上不见有任何的得意之色,反而很老实。
“还请陛下示下。”其他几个受损的总督也纷纷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他们从战马上跳了下来,静静的站在补罗稽舍二世战马身边,等待着对方的处置。
补罗稽舍二世心里面很高兴,若不是眼前站着众人,恐怕他都能笑的出来了,不过,此刻的他显得格外的冷静,淡淡的说道:“我看除掉你们的亲兵卫队之外,其他的士兵都充到中军里面来吧!你们的城池,暂时交给遮娄其王朝来守卫,至于你们自己,日后就是我遮娄其王朝的贵族了。”
补罗稽舍二世现在终于张开了獠牙,面对这些家伙,也没有掩饰自己心里面的想法,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心里面的决定说了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于那些失去了兵权的总督来说,都变成了一群没有底气的家伙,这些家伙哪怕知道补罗稽舍二世心中所想,面对这种情况,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周围众人的决定。
这个时候的众人,很羡慕已经离开的华氏城总督,虽然华氏城有些危险,但华氏城还在手中,手中还有万余兵马,这些都是自己的,哪里像眼前这样,因为一场失败,不仅仅损失了兵马,现在连兵权都得不到了。
以后也只能成为一个空头权贵,在遮娄其王朝一点地位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众人心中后悔不已。
“遵从陛下的命令。”终于,一个总督低着头,用沮丧的语气说道。
王舍城等其他城池的总督见状,也只能应了下来想;现在是补罗稽舍二世兵强马壮,自己这些人损兵折将,若是因此得罪了补罗稽舍二世,莫说是什么权贵了,甚至就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中。
“很好,收拾兵马,返回钵逻耶迦吧!既然我们在野外不是大夏的对手,那就回去,返回钵逻耶迦,我们利用坚固的城防来抵挡大夏的进攻。”补罗稽舍二世大声说道。
战争进行到现在了,补罗稽舍二世并没有把握,自己在野外就一定能够击败大夏,最好的办法还是返回钵逻耶迦城,将大夏挡在坚城之下。
一干总督见状,哪里敢反对,纷纷收拢自己的残兵,跟在补罗稽舍二世身后,朝钵逻耶迦城行去,这些士兵也和各自的总督一样,脸上露出畏惧之色,这些士兵们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战败中恢复过来。
补罗稽舍二世并不在乎这些,只要这些人都归顺自己,自己就有足够的机会将这些士兵尽数掌握在手中,然后想办法恢复士气,寻找机会击败大夏。
在他们的身后,浓烟滚滚,在浓烟之中,仍然有惨叫声传来,但补罗稽舍二世已经顾不得这些,莫说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救援的最佳时机,就算是,他也不会前去搭救的,那些士兵既然落入峡谷之中,那就距离死亡已经很进了,就算不死,也会身受重伤。长途行军,马上还要和大夏军队进行厮杀,将这些伤员都留下来,简直就是找罪受。
所以他宁愿看着身后那些受伤的将士发出一阵阵哀鸣声和惨叫声,也不要愿意,率领大军救援被困在烈火中的袍泽。
整个队伍静悄悄的,没有刚来时候得意和嚣张,就好像是落难的凤凰一样,连鸡都不如,只能是低着头,跟在各自将军们的身后,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补罗稽舍二世脸色也不好,虽然成功的将这些家伙对收拾了一番,但战败了就是战败,接下来,就要面对大夏的疯狂进攻,说实在的,补罗稽舍二世并没有最好把握,面对这种局面,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身后的峡谷中,火焰仍然在燃烧,很久才熄灭。
传闻峡谷里面尸横遍野,这些尸体堆积在一起,到处都是,看上去十分阴森恐怖,后来,有人传言峡谷之中,有厉鬼出没,而这些厉鬼,就是那些战死的将士。
所以,虽然峡谷中虽然是官道,但实际上,根本无人敢在峡谷之中行走,生怕为厉鬼所害。虽然这里到钵逻耶迦城比较近的道路,但商旅宁愿绕道,也不愿意从峡谷中经过。
大火很晚才结束,大夏并没有派出军队追击遮娄其王朝的队伍,或是救援士兵,或是正在修养之中,一场大战下来,大夏也是有损失,但相对于遮娄其王朝来说,大夏的伤亡已经下降到了最低点。大家都是在等待着明日进入其中打扫战场。
“陛下,臣看了,今日我等击败了遮娄其王朝的兵马,但实际上,受损失最大的兵马遮娄其王朝,而是那些联军们。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大战之后,联军们的实力会降低,甚至还会被补罗稽舍二世给吞并。”向伯玉将自己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更加紧密的联盟了,更或者说,这个总督们,已经彻底的臣服在补罗稽舍二世手下了?”程咬金大声说道。
“可以这么说,现在这个时候补罗稽舍二世恐怕在重新整顿兵马,不久之后,我们面对的就是新的联军。”向伯玉正容道。
“再怎么训练,也没有任何用处。两场大火下来,他们的精气神,都已经被我们打的差不多了,下次碰见我们,还是一样,他们还是会失败的。”李煜不在意的说道。
卡菲醬的悠閑時光
騙局
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
“陛下圣明。”众将纷纷点头,脸上也都露出喜色。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那些敌人们此刻早就被大夏士兵杀的闻风丧胆,根本不敢与大夏士兵厮杀,就算再怎么整编,恐怕也没有任何办法,结局都是一样的。
“我们在这边厮杀,戒日王朝各大城池的兵马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没想到最后居然便宜了朱雀王,他的兵马在戒日王朝内部,将没有几个敌人了。”李煜忽然笑了起来。
“相信不久之后,朱雀王殿下那边将会传来好消息。”众人想想还真是如此,此战之后,戒日王朝的兵马损失了不少,李景隆在华氏城等城池下展开的攻势将会轻松许多。
“只要朱雀王那边传来消息,天竺这边的战争也将结束,在这里过个新年,等到明年开春,大雪荣华,除掉那些愿意留在天竺生存发展的将士之外,其余的人都班师还朝吧!天竺这片土地,将会交给朱雀王,他若是有能耐,就统一整个天竺,若是没有能耐,就等待后来者,再来统一吧!将士们厮杀这么长时间也该修养一二了。”
众将听了脸上也都露出喜色,大家跟随皇帝身边,所向披靡,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不得不承认,将士们远离故土,都有思乡之情,隐隐有厌战的情绪,的确是需要好生休养一段时间,等待下次战争的来临。